当前位置: 首页 >  专题报道 > 
“如冰似玉 薄施淡彩”——中国工艺美术大师陈扬龙的陶瓷艺术
来源: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网      作者:江晓雯      创建时间:2016-11-24 09:02:09

陈扬龙正以“薄施淡染”技法绘制作品《盛世牡丹瓶》

陈扬龙作品《何荷瓶》 摄影:周奇

陈扬龙作品《天竹瓶》 摄影:周奇

由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协会、湖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共同主办的“薄施淡彩——中国工艺美术大师陈扬龙作品暨醴陵扬龙窑作品展”于2016年11月19日在北京国中陶瓷艺术馆隆重举办。中国艺术研究院院长、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主任连辑,中国国家博物馆馆长吕章申,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协会会长马文辉等嘉宾专程前往,来自政府、高校的众多领导、学者及媒体代表参加了此次活动,声势浩大,引发各界热烈关注。

醴陵釉下五彩,又称窑彩,是在青花和釉里红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清康熙年间创制的一种釉下三彩(红、蓝、青三色),又称釉里三彩,其中的红和蓝分别利用了铜红色料和钴料着色,青为用氧化铁着色的豆青,三种颜色相互搭配,使釉下色彩更加丰富。1907年至1908年,醴陵釉下五彩短短数年便一举创烧出多种高温釉下彩,尤其是多种复合彩料,以多层次的色阶丰富了醴陵釉下五彩的艺术表现力和感染力。2008年,“醴陵釉下五彩瓷烧制技艺”入选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已故的陈扬龙先生(1941-2013),是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同时,也是醴陵釉下五彩瓷烧制技艺的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他善于运用写实的手法和装饰性的构图,使作品回归自然,清雅淡逸、空灵隽秀,表现出一种淡漠、超然的心态,给人以“玉的感觉,雅的感受”,这种水润通透、沉静淡雅的个人风格,被喻为“禅在花草中”。

刻苦学艺  勇于突破创新

1941年,陈扬龙先生出生在湖南醴陵的一个陶瓷世家,从小就跟着父辈学做陶艺,与陶瓷结下了不解之缘。15岁那年,他以优异的成绩考入湖南省陶瓷研究所,师从釉下五彩瓷艺人吴寿祺先生学艺。学艺期间,他踏实勤奋,苦练基本功,每天天蒙蒙亮就一个人出去写生,画一张写生稿再去上班。晚上下了班又整理写生稿到深夜,反复揣摩,直到自己满意为止。同时注重兼收并蓄,虚心向各位艺人、大师学习技艺,努力提升自己的专业水平。

进入研究所的第二年,他们的指导老师肖邦建先生认为手绘效率太低,想用印章代替手绘,便让陈扬龙具体负责操作实验。因为木质和石质印章都不适宜在坯体很薄的泥坯上印刻,陈扬龙就拿着纹样,找到一位能雕刻皮印的老艺人。没想到印章刻得非常好,陈扬龙就在肖老师的指导下,尝试印在泥坯上。印泥主要由色料、甘油和树胶组成,如果它们之间的比例没有调整好,印出来的纹样就会出问题。比如,甘油太多过于润滑,印出来的纹样就浅且扩散;树胶起凝聚作用,甘油太少则会粘坯;同时,还要根据季节不同进行相应调整。经过一段时间的摸索,他们终于掌握了调配印泥的比例,将一千多年来都以手工绘制的青龙纹,以“以印代画”的方式呈现出来,打破了常规,半个月就完成了过去五到十年的工作任务,陈扬龙也被研究所授予“革新能手”的称号。

文革期间,为了提高釉下五彩日用瓷批量生产的效率,勇于创新的陈扬龙,又同研究所的林家湖老师一起,把铁皮碗套在泥坯上进行“喷花”试验。通过这种方式烧出来的碗,纹样统一、色彩均匀,比当时的手绘效果还要好。他们独创的“以喷代画”的新工艺,吸引了很多前来学艺的同行,前后举办了三期培训班,陈扬龙负责带了两百余名学员,在内销瓷的工艺改革中产生了很大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

陈扬龙作品《冰清玉洁瓶》 摄影:周奇

陈扬龙作品《丛中笑瓶》 摄影:周奇

潜心钻研  独创“薄施淡染”

20世纪50年代,陈扬龙刚进研究所的时候,学的基本技法主要是“平填”,这个时期的釉下彩装饰基本没有色彩的浓淡变化,用不同色块的组合来表现纹样,显得朴实大方。陈扬龙在学习了四五年传统技法后,就进入了创作阶段。然而创作必须要有独立的思考,不能与别人雷同。因为长期进行花卉写生,陈扬龙便开始从这个角度入手,尝试如何能让花卉的层次更丰富,避免作品显得沉闷呆板。

一次偶然,他想到了国画中有“三矾九染”的技法,即通过层层渲染而达到色彩丰富的效果。其实,宣纸吸水特点和泥坯吸水是一样的原理,而且泥坯吸水性更强。于是,他大胆尝试将色料层层分染,烧出来的作品,却有很多不尽人意之处。之后又不断改进绘制方法,充分利用泥坯吸水的特点,在色料中加入大量茶水,以很淡的色彩一层层分染。通过浓淡的反复操作,少则二三次,多则五六次,将釉下色料带入更深层的泥坯中,与泥坯融为一体。渐渐地,烧出来的花卉层次越来越分明,很通透,水分感也很强。从20世纪60年代到90年代,陈扬龙逐渐完善了这种绘制技艺,将之取名为“薄施淡染”。

这种“薄施淡染”技法的主要特点,概括起来有三个:第一,可以丰富画面层次,用很淡的色料绘制时,能表现出似与不似的意境。第二,绘制的色彩不是浮于泥坯表面,而是渗透到泥坯深层。这样烧成后,即便色彩很淡,也能显示出一定厚度,不会给人单薄的感觉,同时通透淡雅、有饱满的水分感。第三,运用“罩色”可以达到很多特殊效果,比如以墨色打底,上面可以“罩”多种色彩来改变色相。这种“罩色”运用得好,比混合调成的复合色更富于变化,甚至可以收到复色所不能及的艺术效果。

曾获2008年中国传统工艺美术精品大展金奖,并被台湾星云大师收藏的作品《小菖兰瓶》,采用的就是典型的“薄施淡染”技法,用色浅淡,与细腻精致的材质相结合,更能体现透彻明快的瓷质特征。

陈扬龙作品《小菖兰瓶》 摄影:周奇

师法自然  艺术取源生活

陈扬龙钟爱花卉创作,以自然为师,在自然中观察,在生活中练功,身上常备纸笔,几乎不放过任何一次可以写生的机会。没有花的时候,就画野草、画农作物;天气不好的时候,就把花摘到家中来画。写生很能培养一个人敏锐的观察力,陈扬龙常年坚持写生,仔细观察花卉的结构、姿态,因此,他的牡丹不走前人老路,摒弃了大红大紫、妖艳媚俗的旧套路,独创出一种淡而不薄、厚而不滞、艳而不俗的新画风。他曾经三上菏泽去画牡丹,刚开始时只能画其形,很难做到形神兼备。经过认真观察,仔细揣摩,以自我心灵对牡丹的独特观察和感受,终于体会到牡丹生机勃勃、神态各异、情趣盎然的高贵和清雅气质。他根据写生稿,设计了不同器型,如《翰墨遗香笔筒》、《富贵满堂瓶》、《人间春色花缸》等。虽题材相似,但绝不雷同。他的这些牡丹写生作品里,流露出了他对人生的感慨,他把自己对艺术的追求,体现在绘画与陶艺的完美结合上。

陈扬龙作品《翰墨遗香瓶》 摄影:周奇

陈扬龙作品《富贵满堂瓶》 摄影:周奇

陈扬龙作品《人间春色花缸》 摄影:周奇

陈扬龙作品《小花瓶》 摄影:周奇

陈扬龙作品《泡桐圆盘》 摄影:周奇

  随着对事物认识的逐渐深入,陈扬龙先生认为,他看到日常生活中的一花一木,都带着生命力,有一种别样之美,创作的题材也愈加丰富起来。据陈扬龙先生的儿子陈志峰介绍,创作《小花瓶》的灵感,就是他父亲有次在京时,清晨偶见牵牛花盛开,见那数片绿叶,几朵小花,空灵幽淡,风姿灼灼,心有所动,便立刻将之画了下来,以此创作而成。作品中的牵牛花,清丽雅逸,纤巧中透出挺秀,与材质浑然一体。信手几点红,能解无边春,小花虽小,胜却千紫万红,于欣欣生意中蕴含几分禅思妙悟,令观者遐想翩翩,久久难忘,而这,正是陈氏瓷器魅力之所在。

《种瓜得瓜瓶》的装饰画面,也是他在乡下菜园中写生得来,虽是个人闲情野趣,却颇有天人合一的境界。

陈扬龙作品《种瓜得瓜瓶》 摄影:周奇

栽培后人  传艺不忘初心

2006年,陈扬龙被评为第五届“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后,给自己定了两个奋斗方向:一出好作品,二出好人才。经过一年多的筹备,2008年8月,他拿出全部积蓄,成立了陈扬龙陶瓷艺术室。艺术室成立之后,他用心创作,将“薄施淡染”技艺提升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且不遗余力、毫无保留地培养了十余位有着扎实工艺基础的学生。2012年,他被文化部评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

晚年,他把大多数时间放在栽培后人、提拔后人,全心全意帮助下一代,做好传承工作上。他的学生汤春华、肖明军已获得省级陶瓷大师荣誉称号,黄小玲获得国家级大师荣誉称号。在醴陵,几乎所有的瓷厂都有他的学生,以徒带徒承传“薄施淡染”技法的方式,已至少延续了三代,此种技法也广为流传。他的大女儿陈利、儿媳申彬,也都传承了他的技艺。儿子陈志峰,多年来也一心从事陶瓷艺术室的工作。

陈扬龙传授技艺给中学生

陈志峰在“薄施淡彩——中国工艺美术大师陈扬龙作品暨醴陵扬龙窑作品展”上介绍父亲的作品和生平

 摄影:周奇

据陈志峰介绍,2013年,其父陈扬龙去世后,艺术室的经营一度陷入艰难。采用“薄施淡染”技法绘制的作品制作周期长,加上高温釉下彩的烧成合格率低,往往一个人用一年时间也难出几件好作品,而作品又通常卖不上价,收益不高,经济上压力较大。有一些学生为生活所迫,只好放弃这种精益求精、慢工出细活的技法,改走商业化生产的捷径。但即便境况再难,全家人也从未想过放弃,坚持将陈老花费一生心血独创的技法传承下来。如今,在多方的关注和支持下,工作室已度过了最艰难的时光,作品销路也越来越好。陈先生虽已去世,但他创制的“薄施淡彩”技法,依然在醴陵釉下彩陶瓷创作中焕发着奇光异彩,相信他的传承者们,也定能将他刻苦钻研、勇于创新的精神发扬光大!


编辑:邓雪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