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专题报道 > 
景德镇的陶瓷故事
——访景德镇中国陶瓷博物馆
来源: 人民网      作者:陆培法      创建时间:2017-01-05 09:18:50

 刘雨岑:如松之寿(粉彩花鸟瓷板)

博物馆内景

王大凡:粉彩《出浴图》屏风

 邓碧珊瓷绘作品

汪野亭:湖山秋色(粉彩瓷板)

王琦:无量寿佛(粉彩瓷板)

荷塘水鸟(瓷板画)

   几个世纪以前,当欧洲人第一次看到中国瓷器时,无不惊叹于这种半透明的精美艺术品。他们的结论是,瓷器一定是以魔法制成的,他们把瓷器称作“白色黄金”。曾经有位海外游客说过,他是怀着朝圣的虔诚来江西景德镇的。

  2015年10月,总占地面积8.64万平方米,建筑面积2.7万平方米,景德镇中国陶瓷博物馆翻开了它的历史扉页,向你敞开一个熠熠生辉的陶瓷世界。

  草鞋码头与“青花瓷”传说

  草鞋码头,是景德镇的另一个称呼,喻指从五湖四海来的制瓷技工。

  从其貌不扬的泥土到美丽得令人惊叹的瓷器,制瓷业需经历72道工序。在成型坯房中有数不胜数的从事瓶、缸、钵、罐等琢器生产的打杂工、码头工、装坯工。明清时代因为由厂主免费提供草鞋,他们也被称为“草鞋”。一句“耕且陶焉”,显示了当时这些人的身份变动。既是陶瓷工人,又是种田的农民。因为陶瓷,他们才走上了城镇的码头,走进了城镇的作坊;因为陶瓷,他们离开田野后仍然穿草鞋,一如在田野里奔波。

  拉坯、利坯、画坯、施釉、烧窑……瓷器离不了泥土。这些工人离不了泥土与田野,而草鞋无意中又成了一种与土地相连的依据。

  一名装坯工(如果还兼做打杂工、码头工)、两名利坯工只需要提供一双草鞋;而一个打杂工、一个码头工、一个装坯工、4个利坯工,就是3双草鞋。精明的厂主比谁都会算计。如果想知道陶瓷厂的规模与生产能力,从草鞋数量就可以估计个八九不离十。如生产大件的琢器,或遇到工艺复杂的,则需配备6个利坯工。草鞋还演变成衡量生产能力的单位。

  利坯时,坯体湿度已干至七八分,非常不好用力,若掌握不好力度,坯体顷刻间就会化为齑粉,一切前功尽弃。利坯工有两道考验:一是面前的坯体必须修得均匀合适,厚薄有样;二是烧窑后无变形、破损。高明的利坯师傅,不仅会眼看,还会用耳朵听。他们能够通过指弹坯体发出的声音,来决定手下利刀的轻重,真有庖丁解牛的功夫和阵式。利坯工的工钱,要等二次考验后才能结算。

  可以说,从泥土到陶瓷,整个生产过程繁杂无比,真是步步惊心、处处谨慎,任何一个小小的环节都不能马虎,一点瑕疵都不能出现,处处都是对陶瓷工人的考验。扛坯工行走时,两手五指朝上托着坯板,长约6尺、宽约3寸的坯板上摆满了瓷坯。对于他们来说,这是“大器”,不能有丝毫闪失。因为一旦掉落就无法再用了。

  想象扛坯工穿着草鞋行走的情景,一定是走得非常小心,如同走在薄薄的瓷器之上。他们深知肩上的分量。听说,那时路上的人看到掉在地上的瓷坯,也不会去践踏,要等扛坯工回来时再捡回坯房。

  对于陶瓷,这些“草鞋”们付出的还有自己的生命。

  “青花瓷”传说中,当美丽的青花姑娘听说自己心爱的人想在瓷坯上直接画画,却苦于找不到颜料时,心急如焚,便找到开矿的舅舅,要求进山。女孩子进山,多有不便。但舅舅面对执拗的青花,不得不答应。在山里,青花忍饥受寒,从不放过任何犄角旮旯。几个月后,找到石料之时,窑倒舅舅亡、青花也献出了年轻的生命。

  青花以生命为代价寻找到的石料,真的可以在瓷坯上直接画画。她的恋人画后用高温焙烧,白中泛青的瓷器上出现了青翠欲滴的蓝色花纹,成就了青花瓷的美丽。自此,一种代表这个小镇,甚至可以说代表中国的陶瓷出现了,“只供迩俗粗用”的景德镇瓷发生了革命性的变化。

  书中记载,那时景德镇的昌江码头“上下纷争中渡口,柴船才拢槎船开”,人头攒动,船只穿梭。“重重水碓夹江开,未雨殷传数里雷”、小镇“争渡者日夜不息”,竟有三百多条小弄堂。当时家家做瓷器,还成立了御器厂,“窑火通明两岸红”。泥、水、火完美结合,“白如玉、薄如纸、明如镜、声如磬”的景德镇瓷器,从昌江汇入大海,从东南沿海直通到了日本和朝鲜;还沿东海、南海经印度洋、阿拉伯海到达了非洲。郑和七次下西洋,每一次都带上了它。

  这些来自东方、来自小镇的器物,在海外令人称奇。以至于在西班牙,人们坚信瓷器能唤醒亡灵,成为国王、王后去世时必不可少的陪葬品。有些民族还将中国陶瓷作为神物顶礼膜拜……而中国的英文名称CHINA的小写就是瓷器的意思,CHINA的英文发音就源自小镇的历史名称——“昌南”。

  督陶官和珠山八友

  中国瓷器为什么能在明清形成一个高峰呢?主要跟当时的督陶官制度有关。督陶官,这一历史特有的称号,在景德镇中国陶瓷博物馆展台上出现时,特别引人注目。

  当明朝政府开始在景德镇设立御器厂的时候,就派来了督陶官。此后的几百年间,有很多督陶官被派往景德镇,专门负责监督御用瓷器的生产。

  康熙二十年至二十七年是臧应选奉旨到景德镇督造官窑的时间。他原是工部郎中,也是自他开始,创下了以督陶官姓氏称窑的先例——臧窑。臧应选能开此先例,自然是由于他这段时间督造出的精美瓷器了。

  《景德镇陶录》“康熙年臧窑”条曰:“厂器也。为督理官臧应选所造,土埴腻,质莹薄,诸色兼备,有蛇皮绿、鳝鱼黄、吉翠、黄斑点四种尤佳,其浇黄、浇紫、浇绿、吹红、吹青者亦美。”可见臧窑的主要成就体现在单色釉品种上,传世的康熙官窑器,除了鳝鱼黄、黄斑点之外,其他都能得到印证。

  臧窑还有青花五彩瓷,多仿造明代的精品,大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气势,《景德镇陶录》记载臧氏曾得力于神助,才烧出如此精美的瓷器。总之,臧窑代表的是康熙朝前期景德镇陶瓷的烧造水平!

  在景德镇的历任督陶官中,清代唐英也是在中国陶瓷史上留有浓重一笔的督陶官。唐英初到景德镇时对陶瓷是一窍不通,于是他就利用9个月的时间,拒绝了所有官场上的应酬,深入到坯房窑厂,和陶工们一起生活、一起劳作、一起绘画,很快就熟悉了制瓷的各种工艺,由一个外行转变成内行。

  清朝的乾隆皇帝曾直接干预宫内制瓷事务。他不仅对宫内瓷器的用途、形状、纹样等屡屡过问,亲自审定画样,甚至对于瓷器的烧制过程也极感兴趣。唐英就奉乾隆皇帝的旨意编纂了《陶冶图》,书稿图文并茂,详尽地展示了制瓷的全部工序,被后世誉为“集厂窑之大成”,是中国陶瓷史上一部不朽的著作。唐英虽然逝去已两个多世纪,但“玉山不颓清流在”,他对我国陶瓷事业所作的贡献,将永不磨灭。

  景德镇人杰地灵,人才辈出。随着清朝国力衰败,皇家御窑厂衰落,一批出类拔萃的优秀民间陶瓷艺术家异军突起,珠山八友就是其中技艺超群的代表人物。

  “珠山八友”当时的名称是“月圆会”,其成员不止8人,都是御窑厂停烧以后流落到民间的粉彩和瓷版画的高手。

  据悉,“珠山八友”发轫于20世纪20年代,鼎盛于20世纪30年代,影响却超越了整个20世纪,并延续至今。其弟子、后裔今天仍活跃在陶瓷艺坛,在粉彩、青花、古彩、新彩、颜色釉及陶瓷雕塑诸多方面继往开来。

  在景德镇中国陶瓷博物馆中,珠山八友的大量瓷板画,使景德镇的陶瓷彩绘装饰风格具有了新的面貌。

  今世书画名家在景德镇制作的素胎器物上,把釉土当纸墨创造,犹如在宣纸上作画,寻求一种大气磅礴的国画滋味,并融入书画家各自的艺术风格。经窑中施釉等十几道工序以后,在气窑内高达1480摄氏度的高温中接连烧制11小时,才变成美丽、亮堂、纯粹的青花瓷。因为受胎质、釉质、温度等许多条件影响,出窑后瓷器的精品率只有30%左右,所以一件白璧无瑕的瓷器艺术品亦是来之不易的,技术的复杂增添了它宝贵的存世价值。

  景德镇陶瓷艺术发展到“珠山八友”时代,陶瓷技术与绘画艺术展现出一种新的结合。“珠山八友”对传统文人画与传统瓷艺兼容并蓄,将陶瓷的商品化与艺术化融为一体。他们各人的性情、履历、涵养、气质都有所不同,在挑选体裁、描写景象、体现技法等方面也各不相同,经过长时间的创作,逐渐形成了各自的艺术风格。徐仲南的萧疏,邓碧珊的整齐,王琦的雄奇,何许人的荒寒,田鹤仙的朴茂,毕伯涛的隽永,汪野亭的苍润,王大凡的古雅,程意亭的瑰丽,刘雨岑的韶秀,堪称是奇光异彩,显现出“珠山八友”瓷画艺术风格的多样性。而他们彼此沟通、彼此影响,又形成了大概一致的艺术基调,变成一种明显的时代风貌。他们的艺术寻求,突破了传统粉彩的审美特征和认识,他们的艺术观与审美理想,为陶瓷美学添加了新的审美范畴,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

  东郊学堂为博物馆注入新内容

  景德镇陶瓷蜚声中外始于宋代,位于景德镇东郊的进坑是宋代最优质的瓷石出产地。时隔千年,景德镇民办非盈利机构东郊学堂挑起了保护和传承进坑历史文化遗产的重担,向世人讲述景德镇宋代陶瓷故事。“没有优质的瓷石,景德镇不可能烧造出精美的青白瓷。”东郊学堂创始人黄薇说,进坑作为最优质瓷石的出产地,是毋庸置疑的“瓷都摇篮”。

  记者看到,进坑还完整地保存着景德镇宋代制瓷业的原始风貌。以黄薇为执行负责人的考古调查发现,进坑拥有古矿坑5个、古窑址15个、古水碓16个以及6公里长的千年瓷石古道。“这些窑业遗址,完整地揭示了从原料开采、加工、运输到制作烧成的古陶瓷生产过程。”她说。

  2014年6月,古陶瓷学者、“80后”夫妇黄清华、黄薇创办东郊学堂,其地址就位于进坑村村头。在考古调查的同时,黄清华、黄薇发动当地百姓对古矿坑、古水碓、古窑址和瓷石古道进行保护,并设立进坑村史馆,开发了宋代制瓷风情游览路线,向世人再现宋代时期景德镇的制瓷场景。

  景德镇中国陶瓷博物馆馆长赵纲向记者透露,在今天的景德镇市域内,至今仍保存着大量完整、系统的历代瓷业遗产——原料产地、作坊窑房、道路码头、商铺民居、窑砖里弄,这些文化遗址遗迹浸润了景德镇的生活方式、传统制瓷技艺和人文禀赋。据最新统计,全市目前有52处151个著名窑址,这些著名窑址代表了从唐代至民国年间的陶瓷文脉,成为该市留住城市记忆、留住美丽乡愁的重要载体。

  全市现存的1000余处不可移动文物,绝大多数与陶瓷有直接或间接的关系,如窑房、作坊、码头、民居、瓷行、树行、寺庙、戏台、教堂、古井等;老城区地下60%都是历代窑业堆积物。位于珠山中路一侧的御窑厂,为明、清两代御用瓷器的专门制造场所,地底下埋藏着数量繁多的“瓷片”,被视作不可多得的珍宝。现在,这里是御窑遗址保护的核心区域。

  从2002年开始,景德镇市正式启动御窑遗址保护工作。10多年坚持不懈的努力取得了丰硕成果:编制完成《御窑厂遗址保护规划》,并由江西省政府公布实施;入选第六批古遗址类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入选国家重点大遗址、全国25处大遗址重点保护展示工程和全国10处大遗址保护展示示范园区;入选第二批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名单;相继完成“御窑遗址陶瓷历史文化旅游”“御窑遗址保护设施建设”“御窑遗址保护与研究建设”等项目。

  近年来,景德镇市还清理和修复了御窑厂内中轴线和古井、御窑厂大门、龙珠阁、南北麓窑炉作坊遗迹保护房、佑陶灵祠等;清理和修复周边遗存的徐家窑、刘家窑、黄鹤大窑以及老罗汉肚部分窑房、窑炉、作坊,抢救性修缮彭家上弄、斗富弄、方家弄部分民居、瓷行、会馆等风貌建筑和历史建筑,抢救保护复原龙缸弄老街区建筑立面,修复迎祥弄6号老宅主体等。

  与此同时,景德镇市先后对湖田古窑址、浮梁古县衙、三闾庙历史文化街区等遗产进行了保护;加大对老窑址、老街区、老厂区的保护力度,着力恢复一批老寺庙、古店铺、古码头、古里弄、古会馆和古戏台。

  赵纲说,未来的景德镇中国陶瓷博物馆,前景会更诱人。

编辑:黄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