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专题报道 > 
找准曲艺发展的“支点”
——2016中国曲艺发展形势分析会综述
来源:中国文化报      作者:刘茜      创建时间:2017-01-09 09:21:39

    2016年各艺术门类发展形势分析活动在文化部艺术司组织、推动下进行。12月23日,活动主题聚焦曲艺,来自中国曲艺家协会、中国艺术研究院曲艺研究所的专家学者,及北京、江苏、四川等地的部分曲艺院团管理者、艺术家参加了此次分析讨论活动。2016年曲艺有哪些成败得失?问题解决了多少?与会者结合切身体会,倾心论道。

    盘点发展亮点

    对于过去一年曲艺取得的成绩,与会者总结道:

    一是体现在活动数量增多,影响力增强。如第十七届群星奖曲艺类、第九届中国曲艺牡丹奖奖项缩减,明确评奖导向,入围的节目更加严格,质量提升。地方性活动如第七届北京青年相声节、第七届天津相声节形成品牌,在业界以及相声观众中反响强烈。

    二是地方政府、相关组织对曲艺扶持的积极性与文化自觉在增强。如苏州“书场”如雨后春笋,增长到150家。中国曲艺家协会理论家委员会主任、中华曲艺学会名誉会长常祥霖介绍自己实地体验了山东阳信县、吉林榆树市、云南腾冲市等对本地曲艺的重视,以及四川的巴蜀文化大讲堂、天津海河文化大讲堂等对曲艺系列的普及。

    三是对曲艺人才的教育、培养在进一步展开。北京戏曲艺术职业学院设立曲艺系,第二届全国高等院校曲艺教育峰会、北方曲艺表演人才培训班、苏州弹词流派的研修班等举办。“中华颂”第七届全国小戏小品曲艺大展也是发现曲艺作品、人才的平台。上海、江苏的评弹界注重人才培养,有意识地在重大活动中锻炼起用青年。

    四是国家艺术基金等扶持对曲艺产生了积极效果。中国说唱文艺学会副会长、江苏省曲协顾问金丽生介绍,国家艺术基金资助评弹中短篇加工与巡演,资助苏州弹词流派的研修班进行了5场巡回演出,口碑良好。

    五是曲艺理论研究与出版、资料整理取得一定进展。上海师范大学成立了中国评弹文化研究中心,为加强评弹的理论研究提供了阵地。第六届中国曲艺团长高峰论坛举办。中国艺术研究院曲艺研究所成立30周年,召开学术座谈会,出版学术文集。《中国少数民族曲艺研究》正式出版。四川清音“八大调”进行恢复整理、录制。

    六是民营曲艺团体正在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如西安青曲社、上海田耘社、成都哈哈曲艺社、重庆逗乐坊等呈现出本土化、市场化、偶像化等特点,对整个曲艺事业的发展起到良好的推动作用。

    梳理发展中的问题

    成绩是显著的,但尚有问题和困难。与会者梳理为以下几项:

    第一,曲艺整体创作水平仍有待提高。中国艺术研究院曲艺研究所副研究员蒋慧明提到,长期以来缺乏精品力作、创作力量薄弱的状况并未得到有效改善。“现在相声形势特别好,但经典性的作品没有,基本上都是脱口秀的变种,小剧场相声并不规范。”常祥霖说。

    第二,曲艺的创作趋向有待规范。部分院团为创新脱离本体基础,曲艺剧的出现说明问题。中国艺术研究院曲艺研究所所长吴文科认为,这种趋势源于曲艺界的不自信。蒋慧明认为,以戏剧化、歌舞化的表现手法来进行所谓的“创新改革”,并不利于进一步传承。

    第三,曲艺的发展不平衡有待重视。忽视长篇创作是曲艺创作存在的突出现象。“整个江浙沪评弹有一个大趋势,重中短篇,轻长篇。其实苏州评弹几百年的历史是靠长篇积累以后产生各种流派、各种风格的大家。”金丽生说。在苏州评弹中,还存在重弹词轻评话的问题。

    第四,曲艺的公益性与商业性有待平衡。

    第五,曲艺扶持的力度与方向有待调整。与会者认为曲艺仍处在“弱势”地位。长篇创作比较艰巨,但稿费等回报不高。北京市曲艺团团长、北京曲艺家协会副主席种玉杰表达了被扶持后该剧团运作项目时遇到的困难,原因在于一些资助的标准和曲艺艺术规则不完全匹配。

    第六,曲艺评论与理论研究有待进一步加强。对作品的创作、社会价值以及行业现象等方面,还较缺乏有力的评论和研究。

    提出发展建议

    针对曲艺发展的问题,与会者也提出了自己的解决方法或建议:

    一政府要切实将曲艺的发展纳入到弘扬传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和非遗保护的重要工作范围内,制定相关的政策,开展具有全国性甚至世界性影响的活动。相关机构做基础性调研,完善曲艺数据库。在对外交流中重视发挥曲艺的作用。

    二要从多个环节努力提升创作水平。从曲艺教育培训环节着手,重点培养热爱曲艺事业的专业作者队伍,既要有一定的艺术理论修养、文学功底,又要熟悉各曲种的艺术创作规律,改善目前曲艺创作困境。加大对创作者的扶持,四川省曲艺家协会副主席、四川清音艺术家任平建议加大对非遗传承人的投入,吴文科建议扶持资金可更多投放在曲本创作和演员的排练上。常祥霖认为,曲艺界也应学习“工匠精神”,曲艺创作和演出讲求章法和规律,让严肃的艺术观念、优良传统回归。对于那种十分任意的“创新”等不良倾向,文化部要出台指导性意见。

    三要利用好导向作用。在展演、评奖上,吴文科认为,应根据曲种的不同艺术规律设定参赛的时长,不因时间限制而将一些长篇节目拒之门外。

    四要优化扶持工作。找准政府扶持的“支点”,调整补贴方式与补贴环节,补贴在创作,在宣传、调研方面,培育市场的土壤。增加对曲艺长篇的扶持。种玉杰建议,各种扶持在资助上充分考虑曲艺创作与演出的特点。

    五要在增强曲艺理论研究的同时,重视曲艺评论工作的舆论引领作用和正确的价值判断,开辟和拓展曲艺评论的发声渠道,发掘一批有一定专业背景和理论基础的中青年曲艺评论人才。


编辑:江晓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