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专题报道 > 
新国戏的“戏梦江湖”
来源:中国文化报      作者:郑洁      创建时间:2017-05-15 09:02:00

新国戏推出的新剧目深受年轻观众喜爱

    北京新国戏文化创意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国戏”)掌门人吕固亮的戏曲梦想是这样的:让戏曲真正回到舞台,不搞大型舞美,用中国最传统的一桌二椅,靠剧目和表演来吸引观众;让戏曲真正面对市场,以每一场演出为核算单位,一场都不能亏钱,按座次、成本确定票价;让戏曲人才真正被激活,新国戏旗下已经拥有了王佩瑜、周东亮、顾卫英等国家一级演员作为合伙人;逐步联合戏曲力量,尝试结合资本,打开规模化发展的大门。

    让戏曲真正面向市场

    吕固亮原本是一个圈外人,确切地说是一个传媒人,在深入观察各行业后,吕固亮决定为中华文化的当代传播做点事情。2012年,他放弃安逸稳定的工作,创办文化传播机构兵圣传媒,2015年,他又成立了新国戏,致力于传播推广戏曲艺术。

    在吕固亮眼中,大多数中国传统戏曲本身就是美学、艺术性、历史价值的载体,只是在演出形式、传播方式上需要创新,毕竟除了老年群体和特定文化群体,如今的青年人很少有机会接触戏曲。新国戏要做的,就是刷新当前戏曲圈的运转模式。

    合伙人制是新国戏推出的一项全新艺术经纪模式,与众多国有院团的模式完全不同。2014年,他们开始和中国戏曲界“女老生”、余叔岩第四代传人王珮瑜合作,推广王珮瑜,并且培养戏剧传承人。2015年在北京大观园戏楼234个座的小剧场“小试牛刀”,3场戏票全都卖光了,其中两场是老戏,这验证了市场,也验证了戏曲产业化的基础。“王老师是我们的艺术总监,不收演出费,按票房共同分账。她负责艺术创作和表演,其他费用全是新国戏承担。”吕固亮说。

    另外,新国戏会在各个渠道推他们的“角儿”,在国家大剧院、天桥艺术中心等剧场演出。第二条渠道,王珮瑜担任中国戏曲梦之队的领衔健将,2013年起每年都去海外推广戏曲。第三条渠道,新国戏和北京电视台合作的“寻找中国戏曲文化传播大使”活动中,王佩瑜担任导师,包括上《朗读者》《奇葩大会》等综艺节目。

    除了人才合作机制,新国戏的投资和生产上倡导“真正回到舞台、真正面向市场”,他们的剧目不搞大型舞美,就是中国最传统的“一桌二椅”,靠剧目和表演来吸引观众。所有剧目都以市场为导向,以卖票为生存方式。以北京大观园戏楼来看,一年122场演出,一场都没亏过。“我们上舞台的剧目一定要挑受欢迎的,票价根据投入来测算,比如一场就200个观众,那我就得找200个能买得起票的观众来看,这是我们剧目市场化演出的铁律。”吕固亮说。当然,创作上他们要定戏码、定形式,同时追求演出形式的创新。

    戏曲传承是一个立体工程

    如果说合伙人梯队里都是知名演员,那么与北京电视台合作的“寻找戏曲传播大使”活动就是为新国戏选拔第二品牌梯队,里面大多是年轻人。今年2月,王珮瑜登上娱乐节目《奇葩大会》,现场向年轻人推广京剧,取得了好的效果。综艺节目《朗读者》里,王佩瑜也广受关注。受她号召,今年3月26日在天桥艺术中心的演出中,有一半是初次进剧场的年轻人,吕固亮认为,这就是他们持续传播带来的效果。

    据他初步判断,目前新国戏旗下的年轻用户(包括感兴趣的)有1000多万人,“也许看戏不是常态化的,一年可能就一两次,但我们用别的方式让他们与戏曲产生联系。”吕固亮说。新国戏的微信公众号、王佩瑜的瑜音社等,包括他们在演出前后发放的视频、图书、电子杂志,都是他们持续传播的渠道。去年约有3万人参加了新国戏策划组织的首届“跟着戏曲逛北京”活动,他们为这批核心戏迷发放了戏曲护照,这代表着戏友身份,日常可以打折,幸运者还有机会免费参加新国戏的戏曲出海项目“跟着戏曲去旅行”。

    为了吸引年轻人,他们在创作和演出形式上的创新也很多——帮助年轻人创作,每年孵化50部至100部剧目,再从中挑选能够在舞台上呈现的,大致为新编历史剧和传统戏的小剧场模式。吕固亮开启了“传统戏曲跨界创制行动”,将戏曲骨子老戏创制成当代戏剧——他们推出了中国首部戏曲深度跨界时尚剧,第一次尝试将骨子老戏《通天犀》的理念、美学和情节植入当代职场生活,老戏中的“草莽精英”变成了“传媒精英”,“资深侠士”变成了“资深主编”。据悉,新国戏目前约有150部原创IP,可以做成舞台剧、图书、微电影等周边产品。

    “中国戏曲梦之队”是新国戏的海外品牌——吕固亮家乡的吕剧团不仅2015年至2017年走出山东东营赴京演出3次,而且2016年去了法国和意大利演出,第一次走上国际舞台。此后,还有别的剧团剧目走向国际。今年新国戏还联合美国机构,在英语区推出纯英文社交自媒体,上线1小时便收获127万次的下载量。今年,他们在美国成立了分公司,设立了一个海外输出的窗口。

    “美国人确实听不懂京剧,当然更听不懂吕剧。但我们提前半年就开始做宣传,带团队去各种场合亮相,参加讲座等。另外,我们也在地方戏种里挑内容好的、可以市场化运作的剧目。”吕固亮说。

    2017年,吕固亮计划与五大院团联合推出100场戏剧专场演出,目前已经启动;接下来,他们希望实现剧目的工业化生产、戏迷粉丝的互联网化管理、优秀剧目的海外输出3个目标。

    戏曲的规模化和资本可能

    2017年,在吕固亮看来,是中国戏曲产业的元年,他要在迪拜发起一个戏曲达沃斯论坛,并发布很多计划——比如在江苏南京做红楼梦特色小镇,在安徽做戏曲主题小镇,成立自己的院团,逆向发展成立中国戏曲文化产业集团,并购很多院团。吕固亮认为,在国有、民营院团的努力下,到2030年戏曲产业产值能达到上百亿元,到时候这个行业就有体量撬动资本了。今年初,马云“玩票”性质地投资了浙江小百花越剧团,其实也代表着一个正面的信号。

    “我们之前也一直是轻资产运营,但今年也会涉及重资产运营。”吕固亮介绍,他们对新国戏做了30年的规划,当下已经实现了第一阶段的目标。在这个阶段里,他们建立了艺术家合伙人制,创新了戏剧生产投资方式,摸到了市场化生存的门路,并且确立了新国戏戏剧联盟抱团发展的路径。新国戏戏剧联盟由新国戏发起,目的是集合地方戏曲界的优质资源,增加地方剧团的演出量,增加他们走出去的机会。联盟下属剧团有50家,集中在京津冀、江浙沪一带。

    今年,他们在联盟中的江苏扬州成立了新国戏分公司,因为徽班进京是从扬州开始的,扬州也是国家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历史文化名城,在输出中国的文化软实力上有厚积薄发之势。5月13日,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的120余个嘉宾也会来到新国戏艺术中心大观园戏楼看戏。

    下半年,新国戏艺术团将启动筹建,涵盖至少10个剧种,将成为中国最大的民营戏剧院团。依托戏剧联盟,新国戏戏曲文化综合体这些重资产也在运作中——以戏曲为核心,运河为纽带,共在沿线25个城市建立戏曲文化综合体,已经投建的有浙江杭州、江苏苏州、江苏扬州、北京、山东德州五个城市。

    发扬国粹、传承传统文化精髓,需要人才、创新,需要市场、氛围,也要不断有剧院剧团力量加入。吕固亮说,撬动社会资金是一个过程,社会上的资本不看好戏曲行业,是因为它目前还达不到资本追求的回报率,随着国家推动“中华优质传统文化传承工程以及戏曲进校园”等传承之举,戏曲产业化的希望还很大。

编辑:江晓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