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专题报道 > 
江苏实施非遗传承人退出机制,加强保护督促传承
来源:人民日报      作者:姚雪青      创建时间:2017-07-04 14:39:34

  原标题:江苏实施非遗传承人退出机制,加强保护督促传承 打破“铁饭碗”绝活更鲜活

今年,江苏苏州和连云港对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传承人进行评估,有传承人被评不合格,有的被取消资格。打破非遗传承人“终身制”,江苏此举引发广泛关注。“退出机制”是如何促进非遗保护工作的?非遗项目如何在传承中坚守文化担当?请看记者调查。

  评传承人,破终身制

  定期组织专家对非遗传承人进行资质、能力和绩效考评,形成传承人退出机制

  “我也想收徒弟,但没人想学。”苏州花线制作技艺代表性传承人褚朝进向记者坦言。

  去年底,苏州按照手工艺、表演艺术、濒危项目三类,首次对市级非遗项目传承人进行了考评,专门邀请了32位来自全国各地的专家,结合传承人年龄等实际情况,对传承人从事活动、人才培养、资料整理、传播活动等方面进行多轮评估,确定不合格名单。在参加苏州市首次市级非遗传承人评估的235人中,包括褚朝进在内的9位传承人被评为不合格。

  而在连云港,今年以来,专家也对传承人近三年的综合表现进行了考评,最后取消了汤沟风筝制作工艺、抬阁、贝贴画等4个项目的市级非遗名录项目代表性传承人资格,对云绣工艺等7名代表性传承人予以约谈警告,停发一年传承人补助资金。

  苏州市非遗办副主任王燕告诉记者,后继乏人是部分项目考评不合格的主要原因。比如褚朝进说,自己所在的工厂基本招不到学徒,目前只有他一人精通花线制作。另外,还存在传承人自身意识不强、传承人不从事相关活动、传承保护责任单位未能充分提供传承条件等问题。

  实际上,2011年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非物质文化遗产法》明确提出,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的代表性传承人无正当理由不履行相关规定义务,文化主管部门可以取消其代表性传承人资格,重新认定该项目的代表性传承人;丧失传承能力的,文化主管部门可以重新认定该项目的代表性传承人。江苏此举,让打破非遗“终身制”的规定落了地。

  有退有进,创新保护

  退出只是管理环节之一,申请荣誉传承人、候选人增补、二次竞争上岗等使机制更健全

  “两地自砸‘铁饭碗’,是创新非遗管理保护的积极信号。”作为评委之一,江苏省非遗保护中心副主任赵鲁刚坦言,评定出的代表性传承人本身应具有示范作用,如果不能带头展示和传播,应该被取消资格。同时,两地非遗工作负责人表示,退出机制在首次实践中并没有太大压力,有进有出才是对非遗的真正保护。

  退出只是非遗传承人管理体系中的一个中间环节。在苏州,考评前,非遗传承人可以自己申请退出;因年老体弱或遭遇重大变故而无法承担传承义务的,可申请不参加考评,连续两次不参加则可被认定为“荣誉传承人”。但成为“荣誉传承人”后,不可再申请获得市级传承人项目资助经费,只有年满65岁的可享有每年3000元到6000元的生活补助,并有义务开展力所能及的口述资料、录音录像等公益性工作。在连云港,对于濒危项目或年事已高、技艺突出者,也有特殊的考核办法。

  那么,传承人考评不合格甚至退出后,留下的空白要如何填补?王燕介绍说,市非遗办会向评估不合格者提出改进意见书,并指导传承人拟定改进工作计划;确实存在客观困难的,则会与相关部门、单位会商解决;一些非遗项目目前没有传承人的,也会按照“候选人机制”,对符合要求的进行增补,让项目传下去。

  “已经退出的传承人,改进后经过申报考核,还有再次‘竞争上岗’的机会。”连云港市文广新局非遗处处长谢春芳说。

  据两地相关部门行业协会反馈,退出机制已开始发挥积极的引导作用。江苏省文化厅非遗处负责人表示,下一步江苏将对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法中的细则加以细化,并结合两个试点的实践,逐步形成省级层面上的探索。

  加强造血,探索新路

  既要加强扶持力度,也要发挥传承人主体作用,形成长效机制

  长期以来,“重申报、轻保护”是非遗保护绕不过去的话题。据介绍,为防止“人走技失”,从2011年开始,国家对非遗传承人的补贴从1万元增至每年2万元,江苏省也由5000元提高至8000元。在市级层面,各地也多以政策、资金、资源等多方面措施加大对非遗工作的扶持。例如,连云港正在进行调研,计划设立综合性非遗展示场所,并加强对传承人的研修培训,探索分类保护和协调机制等。

  专家表示,“非遗”保护是一项整体工程,传承人自己也要探索一条适合自身项目发展的道路,取得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的双赢,让保护发展形成长效机制。

  在连云港赣榆区,今年53岁的王维良8岁随外祖父学艺,擅长剪纸、扎风筝、做灯笼等传统工艺。“传承非遗既要会继承,也要懂得传播,这是一种活性保护。”王维良说,他结合市场需求,不断改进、创新,他的创新产品成了各大展会、节庆活动的宠儿。这个一度少人问津的非遗项目,也逐渐发展得风生水起。

  “大多数做得好的项目,都离不开传承人的责任心和埋头实干。”业内人士认为,应想方设法吸引年轻学徒、寻求市场合作等。也有专家建议,尽快完善顶层设计、细化相关法规,如出台国家层面的认定及评估标准,对传承人徒弟学艺成果或后续工作明确量化等。但一些项目随着时代变迁,确实已经丧失了生存的环境和市场,一些专家也提出,应该理性看待其消亡,因为这也是发展的一部分。

编辑:黄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