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专题报道 > 
广绣:艰难的复兴之路
来源:中国文化报      作者:曹洋      创建时间:2017-08-17 10:02:19

多名绣工赶制巨幅绣画《夏日海风》

广绣中的实用绣

    广绣,指以广东广州为中心、广府地区的刺绣,与苏绣、蜀绣、湘绣并称中国四大名绣。2006年,广绣入选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且被作为粤绣的一种,归类于民间美术类遗产。从名扬海外的盛销产品,到沾染历史风尘的民间遗产,广绣几经沉浮起落。在全社会呼唤传统文化回归的今天,广绣这条复兴之路还要走多远?

    “中国给西方的礼物”

    关于广绣,据文献可考,始于唐代,据唐人苏鹗的《杜阳杂编》记载,唐永贞元年,广东有一位“工巧无比”的绣女卢眉娘,能在一尺见方的丝绢上绣出七卷佛经《法华经》。这位年方十四的少女也因此被召入宫中,被皇帝封为“神姑”。可见,当时的广绣已经具备相当高的水平。

    到了明代,广绣已发展为重要的民间手工业之一。明正德九年(1514年),一位葡萄牙商人在广州购得龙袍绣片,回国献给国王,得到重赏。广绣的美名从此传遍欧洲。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一世亲自倡导成立英国刺绣同业公会,从中国进口丝绸和丝线,加工绣制贵族服饰;英王查理一世倡导让广绣艺术传播英伦三岛,被西方学者誉为“中国给西方的礼物”。

    清代是广绣发展的全盛时期。得益于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和特殊政策,广州成为垄断中西方海路贸易的通商口岸,也成为清代外销艺术品的生产基地与中转基地。巨大的海外市场使广绣行业得到迅猛发展。清乾隆年间,广州、佛山等地的绣坊、绣庄成行成市,仅广州就多达50多家,分布在状元坊、新胜街、沙面一带,从业人员达3000多人。

    依靠对外贸易而兴盛起来的广绣,较之苏绣、湘绣等绣种,更注重绣品的实用性和商品性。早先流传的一首歌谣唱道:“广绣广绣,广府名流。神功会景,官袍锦袖,荷包绣片,漂洋过埠。赊佬(花佬)绣工,养家糊口,工精艺好,仲靠(还要靠)揽头(牙人)。若无阔佬,衣食难求。”这段歌谣既道出了广绣的种类繁多,又暗示了广绣以市场为导向的产品定位。因外销的主要市场是欧洲,为了迎合欧洲顾客的审美趣味,广绣在色彩运用和物象表现上,融入了西洋绘画的艺术风格,常用浓郁的七彩原色,注重光影变化。

    几经沉浮的发展之路

    广绣的辉煌一直持续到20世纪30年代。1929年的世界经济大萧条,令长期倚仗外销的广绣遭受重大打击。抗日战争的爆发更是雪上加霜,整个广绣行业一落千丈,刺绣店铺纷纷歇业,艺人星散,绝大多数转行谋生,连曾经在“万国巴拿马博览会”获得殊荣的刺绣名家余德也只能靠编竹器糊口。

    新中国成立后,在政府的扶持下,广绣曾有过短暂的复苏。1955 年,广州市组建了第一个广绣合作社——刺绣供销生产合作社(后更名为新滘刺绣社),走上了合作化之路。到1965年,广东共有 84 个专业厂社,3.76万人从业,工业产值达1060万元。广州、佛山、南海、番禺、顺德、新会、台山,甚至潮汕地区都设有广绣加工点,刺绣厂就有100多个,产品由外贸部门收购出口。

    可惜,好景不长。“文革”期间,广绣的许多传统题材被列为“四旧”,停止生产。这样的一个停顿,让广绣的技艺发展倒退了不少。广绣省级代表性传承人伍洁仪说:“别的一些绣种如苏绣、湘绣还在继续,但我们却停了那么久。广绣大师们像许炽光去了广彩,梁桂开去了工厂,人员都散得七七八八,再组织回来也要相当长一段时间。”

    改革开放后,广绣行业的生产虽有恢复,却难以再续曾经的辉煌。社会风尚习俗的转变、机绣生产的竞争、传承后继乏人等诸多因素,都让手工刺绣陷入濒危的窘境。老艺人心酸地感叹:知道广绣的人越来越少了!

    然而,仍有人为拯救这门传统技艺而努力求索。2003年,广州绣品工艺厂(前身为新滘刺绣社)将许炽光、梁桂开等广绣大师返聘回来,并新招了7名绣工,通过以老带新的形式传承传统的广绣技艺。工艺厂又与岭南画派的画家合作,以针代笔,重新演绎岭南画家笔下的名作,创作出一系列的画绣精品。广州绣品工艺厂最广为人知的作品是那幅陈设于全国人大常委会会议厅的绣画《夏日海风》。这幅作品长7.5米、宽3.5米,由多名绣工日夜赶工而成,堪称“广绣之最”。

    如果说,广州绣品工艺厂延续了观赏绣一脉的传统,顺德的富德工艺品有限公司则在实用绣领域做出了一番天地。该公司将实用品高端化、艺术化,在江西、湖南、贵州等邻近省份建立生产基地,产品远销欧洲。

    国家级非遗代表性传承人陈少芳办起广绣艺术研究所,带动儿子、儿媳一起从事广绣创作。老一辈广绣大师不忘初心,精心呵护着广绣的一脉薪火。

    突破市场困局

    清降以来,广绣一直是“墙内开花墙外香”,其目标市场主要是海外。这一传统一直到上世纪60年代仍未改变,据广东省轻工厅工艺调查组的一份调查报告显示:广绣行业生产出来的产品大部分是外销。

    过度依赖外销的传统,成为广绣发展过程中的致命隐患。每当海外市场出现萎缩时,就会导致广绣全行业出现危机。富德工艺品有限公司董事长郑乃谦说:“2008年欧洲爆发金融危机,消费市场一度处于低迷状态,以南欧为例,年轻人的失业率高达20%,怎么会花钱去买高档日用品呢?”受欧洲市场不景气的影响,公司的订单减少了80%,好几年处于亏本经营状态,直到前年才开始好转。国内最大的广绣生产企业尚且如此,更遑论其他。

    对于主营观赏绣的广州绣品工艺厂来说,日子似乎更加难过。观赏绣属于“为艺术而艺术”的作品,行内称“绣画”或“画绣”,制作周期长,价格高,因而市场空间更加狭小。工艺厂技术创新研发室主任张保红解释,绣画的用途主要是高档礼品和艺术收藏,远高于大众消费的水平。加之人们对手工刺绣的价值认识不够,即使有钱,也不愿意花在这方面。

    绣画的有价无市,最直接的影响是传承的断档。令张保红最头疼的问题之一就是招工难。“刺绣要求高,需要悟性和耐心,年轻人坐不住,学不了多久就厌烦了,所以流动性很大。最主要的是,做刺绣的收入不高,现在就业选择这么多,很少有人愿意花十几年学一门赚钱不多的手艺。”

    在工业化、市场化的大环境下,广绣应如何突破困局、谋求一席之地?郑乃谦认为,首先,应立足广绣特色,创新题材和针法,研发多元化的产品,与现代生活接轨;其次,改变单纯依靠外销的传统,拓展国内市场,达到内外兼修,双管齐下;第三,政府应给予政策上的扶持,如对广绣企业给予税收优惠,对优秀的刺绣人才给予精神或物质上的奖励。

    郑乃谦说,公司现在不断丰富产品种类,从衣服、披肩到化妆包、茶具包一应俱全。同时,在广州和佛山都开了零售店,大力开拓国内市场。广州绣品工艺厂也推出了千元以下的小幅绣画,价格上不再曲高和寡。

    路漫漫其修远。对于复兴中的广绣来说,一切才刚刚开始。

编辑:江晓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