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专题报道 > 
戏曲如何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
——青年评论家论道2017西湖·盛京戏曲论坛
来源:中国文化报      作者:刘淼      创建时间:2017-09-06 08:53:40

    近年来,一系列支持戏曲传承发展的政策出台,戏曲迎来又一个春天,对于戏曲如何传承发展的讨论也不断深入。日前,主题为“传统戏曲的现代转化”的2017西湖·盛京戏曲论坛在辽宁沈阳举办。为期两天的论坛中,来自全国各地的青年戏剧评论家围绕“传统戏曲的现代转化”“流派与当代传承机制”“地域题材的戏曲表达”3个板块热烈研讨,共论戏曲“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之道。

    作为常设性全国青年文艺评论家论坛,西湖论坛创立于2015年8月,至今已举办3届。此次,西湖论坛首次走出杭州,与盛京戏曲论坛强强联手。“西湖·盛京戏曲论坛以‘传统戏曲的现代转化’为主题,既是对首届西湖论坛‘中国戏曲如何走向未来’主题的回应,也是深化。”浙江省文艺评论家协会秘书长、西湖论坛秘书长沈勇说。“我幸运地见证了一个文化品牌的诞生,看到了一批有担当、有责任心、有见地的青年评论家,精心设计了一个面对当下可以长效发展的评论机制。”中国剧协副主席、本届论坛学术主持罗怀臻说,从3届西湖论坛到西湖·盛京戏曲论坛,反映出年轻人对当代舞台艺术有独立追求和自我品格的关注。

    传统戏曲的现代转化

    “话剧的民族化、旧剧的现代化”是戏剧理论家张庚1938年提出的课题,也是近百年来中国戏剧发展的重要母体之一。多年来,戏曲界对于追求戏曲现代化发展的脚步一直没有停歇,这追求既表现在物质、技术层面,也反映在戏曲的精神内涵之中。论坛上,青年评论家不仅对近年来戏曲界关于戏曲现代转化的观点进行梳理,还提出了自己的见解。

    “戏曲要在现代社会生存,就要与时俱进,戏曲的现代性追求没有止境。”上海戏剧学院教授、《戏剧艺术》杂志副主编李伟提出,戏曲可以通过整理重排传统戏剧经典,凸显现代性;以现代价值新编古装戏,注入现代性;以现代精神原创现代戏,发觉现代性;改编现代文学戏曲和现代戏剧的经典,实现现代性;演绎西方文学、西方戏剧经典,获取现代性。

    2017西湖·盛京戏曲论坛秘书长、沈阳市艺术研究所副所长郑永为认为,戏曲的现代转化可分为由表及里三个层面:一是元素的糅合,即剧目创作对现代歌舞元素的吸纳;二是审美的现代化,是依靠现代技术营造的东方时尚感;三是观念的转化,是在坚持民族艺术精神基础上由传统向现代的转化。

    “讨论戏曲的现代转化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在经典、改编、新创三类作品面前,我们必须认真甄别、区别对待。”河北省艺术研究所研究员史晓丽说,对于经典作品,应尽量忠实;改编传统剧目,需端正观念、加快节奏、强化表演、注重唱腔,改编文学作品,应在尊重原作基础上凸显编剧的意志;新编剧目则需直接以现代语汇关注现代人,凸显戏剧性,实现戏曲的现代表达。

    以“三不”看待流派形成

    近年来,流派传承在戏曲理论与实践上引起了越来越多的重视,从京剧流派班、张火丁程派艺术研习班到学术界以戏曲流派为话题的一系列研讨会,从不同角度、以不同方式对流派艺术给予高度关注、开展丰富实践。已有流派如何传承发展、新的流派还能否产生,也是青年评论家关注的焦点。

    “流派的产生,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以角儿为中心的创作机制,围绕着打造角儿的终极目标,戏曲舞台上所有创作部门,编剧、鼓师、主弦、拉场面的师傅包括演员自己,都心往一处想、劲儿往一处使。编剧根据角儿的优势和特长打本;鼓师、乐队包括演员自己,围绕如何设计出好听的唱腔,如何最大限度发挥演员的嗓音特点,如何扬长避短去做文章……在整个创作过程中,演员自始至终是积极主动的参与者,甚至是创作的核心。”河南省文化艺术研究院研究员李红艳认为,当前艺术创作生产中,每部新戏的主创也多是不同的组合,每排一部新戏,主创基本是一次“刷新”,演员基本来一次新的适应。很多演员只是创作终端的体现者,而不是创作过程的参与者,他们可能对自己的长短优劣没有明确认知,形成特色已是妄谈,遑论创新流派。

    沈勇以茅威涛的越剧实践为例,认为当前不易出现新的流派可能还有更复杂的原因,比如大众传播、粉丝环境、主流接受等。“这么多年来,茅威涛从唱腔发展、表演风格、剧目积累、理念表述,乃至到现在以工作室形式开展实践,很多要素已十分接近过去形成流派的要求,但事实上并没有形成新的流派。”沈勇说。

    甘肃省评论家协会副主席于涛认为,对待流派应该持“三不”态度:一不急,二不等,三不停,不必焦灼于形成新流派,要抓紧做好对现有流派的深入研究和动态传承,有计划、有保障地培养流派传人。

    地域题材的戏曲表达

    凝结着地域民俗的地方戏曲,不仅牵动着一份乡愁,也承载着当地的历史文化传统。这些有着显著地域特色的地方戏曲如何在现代转化中保持特色,青年评论家也作了深入讨论。

    广西民族文化艺术研究院副研究馆员韦玺认为,在戏曲现代转化过程中,不应该以地方特色,或者以地方方言音韵为标志的地方特色的消解为代价,而应该在现代转化过程中,保持着它的地方剧种个性。

    “抓住彰显剧种特色的审美特性、推敲打磨骨子戏、推出一批具有鲜明个性风格的本土剧作家、深入挖掘少数民族文化资源,这是广西彩调剧20世纪以来进行现代化探索过程中总结的经验。”上海大学戏曲学博士研究生、助理研究员廖夏璇在对彩调戏进行深入研究后提出,地方戏要拓展剧种定位的民间维度、实现创作理念时尚化、打造创作人才梯队、呼唤个性化回归。

编辑:江晓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