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知识窗 > 
非遗中国:800年的宫廷技艺•景泰蓝
来源:新浪文化      创建时间:2017-07-13 15:04:13

  景泰蓝制作技艺是北京市的地方传统手工技艺。外传珐琅技艺和本土金属珐琅工艺相结合的产物。明清两代,御用监和造办处均在北京设有专为皇家服务的珐琅作坊,技艺从成熟走向辉煌。近代以来,社会动荡不安,北京景泰蓝技艺曾一度衰微。1949年后,因国家采取积极的保护、扶持政策,这一古老技艺得以迅速恢复和发展。

  2006年5月20日,景泰蓝制作技艺经国务院批准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兴于景泰 “蓝”盛于清

  中国的传统艺术品绝大部分都是官民共享的,比如说瓷器,有官窑,就有民窑;比如玉器,有宫廷制作,亦有民间制作;唯有一件器物自诞生之日起就从未走出过皇宫——八百年前她以雍荣华贵之态出现在紫禁城,一直是皇家独享的珍贵藏品,她便是极富皇家气质的纯手工艺术品——景泰蓝。

  元朝时期疆土辽阔,与阿拉伯地区交往频繁,发明于西亚细亚的珐琅饰品便从当时传入我国。明景泰年间,受到皇家的重视,珐琅的制作工艺日趋成熟,尤其是蓝釉料有了新的突破。明朝景泰皇帝尤为喜爱该器物,又因当时的珐琅器多以蓝色居多,后人将其称为“景泰蓝”,自此宫中景泰蓝摆件盛行,成就一段佳话。

  “范铜为质,嵌以铜丝,花纹空洞,杂填彩釉,夕谓之景泰蓝,今谓之珐琅”——这是晚清《陶雅》中对于景泰蓝的形象描述。清朝时期,景泰蓝的制作工艺和地位更是达到了顶峰。康熙十九年,武英殿、养心殿设立造办处;康熙五十七年,武英殿“珐琅作”改归养心殿专门制造宫廷专业器物,皇帝亲自授意进行景泰蓝的制作,景泰蓝工艺达到鼎盛时期。

  此时的景泰蓝不仅继承了明代豪华、古典、雅致的民族风格,而且镀金技术更为发达,器物表面多饰以珍贵宝石,镀金厚重光亮,宝石灿烂夺目,二者相得益彰,充分体现了皇家的雍容气派。

  据史料记载,乾隆四十四年除夕年夜饭,只有乾隆皇帝的餐具是景泰蓝的,其他人只能使用瓷质餐具,可见作为皇权专属象征的景泰蓝其尊崇地位无人可撼。

  2014年APEC会议中,作为国礼馈赠给各经济体领导人的三件礼品中就有一件采用景泰蓝工艺,以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的霁红釉玉壶春瓶为原型,由中国七位国家级、北京市工艺美术大师联手创作的《四海升平》景泰蓝赏瓶。

集国粹之大成

  景泰蓝又名“铜胎掐丝珐琅”,是一种以紫铜作坯,以细薄的金线或铜丝掐成各种花纹,中充珐琅釉,烧制而成的瑰丽多彩的工艺美术品。

  “宝瓶如花放光彩,全凭巧手把花栽,不得白芨花不开,不经八卦蝶难来,不受水浸石磨苦,哪能留得春常在。”——这首民谣惟妙惟肖地唱出了景泰蓝制作过程的繁复与艰深。

  一件景泰蓝成品需要历经设计、制胎、掐丝、点蓝、烧蓝、磨光、镀金七大步骤,近百道工序,十几个工匠三个月的时间纯手工方能完成。景泰蓝既运用了青铜工艺,又吸收了瓷器工艺,同时大量引进传统绘画和雕刻技艺,是集冶金、铸造、绘画、窑业、雕、錾、锤等多种工艺为一体的复合性工艺过程,堪称集中国传统工艺之大成,因而自古便有“一件景泰蓝,十箱官窑器”之说。

  制胎

  景泰蓝的制作的第一步,就是制胎。这是将不同规格型号的紫铜,根据设计图的要求裁剪出不同形状,或是扇形,或为圆形,再用铁锤把它敲打成瓶、盘、碗、罐等各种形状的铜胎。粗看那些已经制作成型的铜胎,颜色朴素,其貌不扬,似以一种平和淡然的心态,等待着即将到来的明丽璀璨。

    掐丝

  铜胎制成后,还要在胎上“画图”,只是这画图的工具不是笔,而是极富延展性的铜丝。这是景泰蓝制作的第二道工序:掐丝。师傅们先将设计好的图样画到铜胎上,再将铜丝按照图案掰出各种曲线,然后用镊子夹着折好的铜丝,沾上点儿白芨,严丝合缝地粘在铜胎的图案上。

  掐丝是整个景泰蓝工艺中最为魔幻的程序。这如同在铜胎上画白描,复杂多变的图案,必须用专用的镊子将铜丝掰出花样,再一点点粘上去,这考究的是大师的手法,更是想象力。

  工艺美术大师米振雄坚持“景泰蓝首要的是手工艺美,从打胎到磨光,都必须是手工艺”。看他做掐丝,是一种安静的欣赏。大师一边用手指甲盖抵住紫铜丝,另一只手抓着镊子,拉长、弯折、回旋。如何拿捏花样的形状、掰出弧度大小,全凭师傅一双巧手。

  看似普通的铜丝,在一番弯折处理后,奇迹般地构成了一个又一个精巧细致的图案,散发出一种立体的、昂扬流畅的美感。

    点蓝

  所谓点蓝,就是给景泰蓝涂上色料,这种釉料以石英、长石、硼砂等矿物质经高温烧制而成,质地很细,像是沙子,但不粘手。这样的蓝料,烧出来有如玻璃,流淌着晶莹的光彩。点蓝最神奇的地方在于,设计图案中并没有标注颜色,作品中花是何种色调,鸟是什么色彩,背景是涂蓝还是描绿,对比是柔和还是强烈……全都在大师的心里面。他们不拘泥于色彩的限制,完全凭经验和想象选取颜色,搭配色调。

  点蓝时用的釉料一般要师傅自己配好的,各色纷呈。工艺美术大师钟连盛用一支细长勺,在釉碟里轻轻地勾出一点颜色,一点点填满铜丝间的缝隙。点蓝时要填得饱满、平坦,重轻色都靠师傅的把控,需一边填色,一边用吸水布吸干多余釉料。什么颜色要涂多少层釉料,一层都不能少,因为图案的明暗变化,色彩的深浅过渡,都在这毫厘之间凸现。

   在每一个点蓝的师傅面前,都由低到高排着一摞白色小碟,里面是掺了水的釉料。细看去,同样是紫色,但从深紫到浅紫,竟然能分出十多种层次来。制作精良的景泰蓝作品,对点蓝要求很高。一片花瓣,要描绘颜色的渐变,就要由深入浅润染几个层次,才能表现出花朵特有的美感——这也是景泰蓝的魅力所在,如果一朵花瓣只涂一二种颜色,功夫省了,景泰蓝之美也消失了。

  烧蓝

  点蓝不是一步到位那么简单,还要进行烧制,即“烧蓝”。 每个景泰蓝都至少要烧结三次,一次与丝平,两次要高于丝,最后与丝找平。点一次蓝就要烧一次,烧制后釉料下凹,然后再点蓝再烧结,烧到釉料与丝高度一致才算大功告成。烧蓝时,铜胎通体红亮,冷却后,又恢复到原有的色彩缤纷,犹如凤凰涅磐。

    磨光

  烧完蓝后,景泰蓝表面的釉料薄厚不均,要将其磨平,使掐上的丝显露出来,这便是景泰蓝制作的第四步骤:磨光。

  制作师傅对着一个约半米宽的“工作间”,头顶点上一盏小灯,然后将待打磨的成品套在转轮上,先用粗砂石和细砂石将釉面磨平,再用黄石、椴木细磨,直到磨出景泰蓝特有的光亮。旋转的成品和喷溅的水流构成了一曲愉悦的劳动者之歌,就在这样的旋转中,景泰蓝告别黯淡,周身散发出新鲜的光彩,经镀金工序后更显出华贵的艺术气质。

  100多道工序,上百次的打磨,一次次的烧结镀金,每一个步骤都需要手艺精湛的艺人独立承担,清末时就有诗词赞道,“就中绝技高天下,压倒五洲景泰蓝。”

  经过600年的发展,景泰蓝已成为中华国粹,并已列入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作为濒危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创作人员日渐流失,作品日显珍贵。


编辑:黄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