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人物 > 
内藏乾坤 今古传承
——记国家级非遗项目北京内画鼻烟壶代表性传承人刘守本
来源:中国文化报     
作者:胡克非     
创建时间:2018-03-28 09:40:24

    位于北京城南的北京轻工技师学院是一所集学制教育、职业培训、公共实训、技师研修、技能竞赛等多功能为一体的高技能人才综合培养基地。在这所学院里,北京内画鼻烟壶国家级非遗传承人刘守本有自己的工作室,他想通过自己的努力,将自己挚爱一生的老手艺传下去。

    由舶来品兴起的手工技艺

    “要说鼻烟壶,得从鼻烟聊起。”在学院的工作室中,刘守本打开了话匣子,说起内画鼻烟壶滔滔不绝。清代中期,舶来品鼻烟在中国流行,尤其在皇家居住的北京尤盛。随着鼻烟的流行,鼻烟壶从最初的容器逐渐转变成一件艺术品。在清雍正、乾隆年间,鼻烟壶制作达到鼎盛。为满足皇室之需,清宫造办处召集大批能工巧匠聚集京城,不断翻新鼻烟壶的制作工艺和品种,“中国传统工艺美术如绘画、书法、烧瓷、施釉等,全都用在鼻烟壶上。”刘守本说,“而鼻烟壶上的图案也随着工匠们不断精进的手艺而日渐丰富,从最初的简单题字、绘制图案,到图案文字并存,绘画、书法、篆刻、诗词等成了内画鼻烟壶的内容。”

    随着鼻烟的不再流行,内画鼻烟壶也逐渐冷却,但以周乐元、马少宣、丁二仲、叶仲三为代表的京城四大内画鼻烟壶名家,凭借自身出色的工艺和手法,成为行业中的佼佼者。

    新中国成立前,内画鼻烟壶艺人生活极为困苦,导致内画艺术濒临失传,内画鼻烟壶的艺人数量也在逐渐减少。新中国成立后,内画鼻烟壶渐渐有了起色。上世纪50年代,北京市政府成立北京工艺美术研究所,把叶仲三后人叶晓峰、叶菶祺请了出来,不久后,北京工艺美术研究所被并入北京市工艺美术厂,逐渐恢复了内画鼻烟壶的生产。

    勤学绘画 补足弱项

    刘守本小时候压根不知道有一门手艺叫内画鼻烟壶,平日喜欢画画的他,喜欢临摹家中的暖瓶、街坊养的小狗等生活日常所见之物,“画画是一种爱好,没想到未来会成为自己的工作,更没想到一做就是一辈子。”16岁那年,刘守本进入北京市工艺美术厂,最初两年,他跟随厂里的师傅学习景泰蓝制作,后来转为学习内画鼻烟壶,他的师傅便是叶晓峰和叶菶祺。

    刚开始学内画鼻烟壶时,刘守本花了很大精力去系统学习绘画,从临摹《芥子园画传》《古今名人画谱》到学习西法素描、国画山水,刘守本学得都很认真。“内画鼻烟壶首先得有绘画功底,虽然我喜欢画画但没有系统学过,所以只有更加倍地努力,才能补齐弱项。从事工艺美术这行没窍门,没捷径,只有勤奋和执着。”刘守本说,“内画鼻烟壶对人的眼力和心力要求都很高。因为它用的是背画技法,反笔在鼻烟壶内壁上绘画和写字。”

    鼻烟壶内画创作分为四步:起稿、勾线、着色、补景。这四步看上去很简单,但每一步都是对创作者作画技艺和耐心、细心的考验。“当年做学徒的时候,我要在指甲大小的面积上画出几个人物的形象,这就得手法稳健,因为画错一点就可能影响全局。为了练习技法,我得经常锻炼自己的臂力,在胳膊上放一碗水,一伸就是个把小时。”

    之后,他开始琢磨京派鼻烟壶的真正韵味,京派内画鼻烟壶不仅具有深厚的历史渊源和文化底蕴,而且注重传承,题材上一般选用具有文化底蕴的典故,画法上,较注重颜色的古朴。“鼻烟壶虽小,浓缩的却是一个时代的政治、经济、文化和民俗。”刘守本说。

    只要有人在做 就有传下去的希望

    在英国一位收藏家的家中,刘守本曾见过千余件种类多样的鼻烟壶,如玉壶、玻璃壶、象牙壶、铜壶、瓷壶甚至石壶,其中不少精品都是自己从未见过的。在那之后,刘守本决定把这门手艺传下去,让国内更多年轻人都来学内画鼻烟壶。

    上世纪70年代,刘守本一边精进手艺一边着手带徒弟,把师傅传授的技艺和自己的心得倾囊相授。刘守本坚信,任何手艺,只要有人在做,就有传下去的希望。

    如今在北京轻工技师学院担任特聘教师已经3年的刘守本,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教学上,学校开设了内画鼻烟壶专业,学生们在3年的学习中除了学习鼻烟壶内画技术,还要学习国画和国学知识。刘守本表示,如今的孩子悟性都比他小时候有很大提高,但这个年龄正是贪玩好奇的时候,没有生活压力,有多少孩子能静下心真正学习、钻研这门老手艺,还很难说。

编辑:江晓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