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保护论坛 > 
二十四节气与民俗
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作者:萧放     
创建时间:2018-01-05 10:11:49

  摘要:二十四节气起源于黄河流域,指导着农人一年四季的农事活动。围绕着二十四节气中的主要节点形成了众多与信仰、禁忌、仪式、养生、礼仪等相关的民俗活动。本文就节气中所包蕴的传统民俗文化择要分类叙述,并指出我们应自觉地传承这一文明财富,尊重自然时间,尊重生命节律。

  关键词:二十四节气;民俗文化;节气时令

  时间如风,星移斗转,天道无穷。节气是自然时令,它依据的是地球围绕太阳公转过程中,因所处位置的关系,接受阳光照射角度、时间的不同,而带来的一系列天文物候变化。中国人在生产生活中很早发现了这一自然时间节律,发明了二十四节气时令体系。

  二十四节气起源于黄河流域,它以黄河流域的天文物候为依据。早在春秋以前,人们已用土圭测日影的方法,测定了春分、秋分、夏至与冬至四个节气点,后又推算出立春、立夏、立秋、立冬的时间。战国时期,二十四节气已经出现,在《逸周书》中有完整的二十四节气序列,只是个别名称位置不同。汉人刘安的《淮南子》中关于二十四节气的顺序与与当代二十四节气系列完全一致。它指导着农人一年四季的农事活动。围绕着二十四节气中的主要节点还形成了众多与信仰、禁忌、仪式、养生、礼仪等相关的民俗活动。这里我们就节气中所包蕴的传统民俗文化择要分类叙述。

  一、节气时令信仰与仪式民俗

  二十四节气时令是与我们先民认识天地自然时序的时间框架,它是中国古代社会人间生产生活的时间指南。在二十四节气中有八个时间点是最主要的,那就是“四立”(立春、立夏、立秋、立冬)与“二分”(春分、秋分)“二至”(夏至、冬至),这就是我们通常说的“四时八节”。围绕四时八节等节气时令,传统社会形成了系列的信仰与仪式活动。

  古人认为二十四节气运行的内在动力是阴阳二气的流转,不同的节气时令,阴阳二气在天地中处于不同的位置。如《管子·乘马》所说:“春秋冬夏,阴阳之推移也”。如果按年度周期划分四季的话,立春、立夏所在的上半年是阳气生发上升、阴气收敛下降的阶段,立秋、立冬所在的下半年是阴气上升、阳气下降藏伏的阶段。夏至是阳气高涨到极点,阴气开始发生的时刻;冬至是阴气上升到极点,阳气发动的时刻。由于阴阳二气分别代表温暖与寒冷的气候属性,万物的生命周期亦与节气时令相关,春生、夏养、秋杀、冬藏是“天之道”,围绕着这一天道信仰,不仅圣人要“副天之所行以为政”,以春庆、夏赏、秋罚、冬刑来对应天道,就是普通人的生活起居也要依照四季时令的阴阳特性安排,因此形成了特定节气时令的信仰、禁忌、仪式活动。

  依照节气到来的时间,在特定的方位举行隆重的迎气仪式,是古老的时令仪式,其中春天最为隆重。《礼记·月令》记载,立春日,东郊迎春气。周天子在立春之前三天斋戒,立春之日,天子亲率三公、九卿、诸侯大夫,到东郊迎春。汉朝继承周制,在立春日,皇帝率大臣到东郊迎接春气,祭祀青帝勾芒。这天,人们穿青色的衣服,唱《青阳》之歌,舞《云翘》之舞。直到明朝前期,北京地方官员立春前一天,要在东直门外春场举行盛大的迎春仪式。但官员一律着红色衣服,簪花迎春,将春牛由春场迎入府内。这天,塑小春牛芒神,由京兆生送入朝中,依次进皇上春、中宫春、皇子春。然后,百官朝贺。

  随着时代的变化,朝廷为主的迎气仪式逐渐为世俗的鞭春习俗所代替。宋朝开始有鞭春习俗,《东京梦华录》记载,当时北宋开封府,在立春前一天,“进春牛入禁中鞭春”。明代立春当日,府县官吏,各穿官服,礼勾芒神,用彩色的鞭子鞭打春牛三次,以示劝农之意。清代立春日,有“进春”仪式。各省会府州县卫“遵制鞭春”。清朝初年扬州土风,立春前一日,太守迎春于城东蕃厘观,令官妓扮社火。康熙年间,裁减乐户,没有官妓后,人们用花鼓戏中的角色代替。在扬州花鼓中,女性人物角色均由男性扮演,所以扬州俗语有:“好女不看春,好男不看灯。”苏州立春前一天,观者如市,男女争着用手摸春牛,以求新年好运气。民谚云:“摸摸春牛脚,赚钱赚得着。”立春日,太守在府堂举行鞭春仪式,用鞭子鞭碎土牛,谓之“打春”。立春日在苏州称为“春朝”,过节气氛与冬至差不多,人们用米粉做丸子,祭祀神灵、供奉祖先,并互相拜贺,名为“拜春”。

  民国之前,各地仍有“打春牛”的习俗。人们用泥土做成春牛,涂上五彩,还要做一个芒神。在立春这天,由县令在衙门内主持鞭春仪式。县令用彩鞭鞭碎春牛,众人争抢“牛肉”(即土块)带回家,说是今年就会有好收成。民间在立春前后要张贴春牛图。春牛图是年画的一种,有一儿童装扮的芒神,手持柳条,或立牛侧,或随牛后,或骑牛背。陕西的春牛图有天下大吉、天下太平的字样。

  春季,东风徐来,大地回暖,阳气上升,春季的时令信仰围绕着助阳迎春展开。立春为四季之首,是生命春天降临的标志,民谚云,“立春阳气生,草木发新根”,是农事耕种启动的重要时令。在立春节气,古代有迎春、鞭春、进春、唱春、拜春、尝春等官方与民间的仪式活动。

  夏季是阳气高涨的时节,迎夏与度夏是夏季时令信仰与仪式的主要内容。立夏,作为夏季的开始,自古受到人们的重视。围绕着立夏形成了不少礼仪习俗。周天子重视季节之首,每一节气都要举行迎气的仪式。在立夏前三天,负责天文历法的太史亲自谒见天子说:“某日立夏,盛德在火。”天子于是斋戒。到立夏这天,天子亲率三公、九卿、大夫到南郊迎夏。天子回到朝廷后,就依从时气,颁行赏赐,封建诸侯。这样的封赏活动,自然颇得民心,上下人等“无不欣悦”。在上古时代,人们的饮食起居要依从时令。根据夏季时令火德盛行的性质,天子住在明堂南方的东室,穿着红色的衣服,佩戴赤玉,食用豆与鸡,出行就服用朱红色的车马,打的自然也是赤色之旗。苏州立夏日,民俗要祭祀祖先,每家设樱桃、青梅、新麦,供神,名为“立夏见三新”。

  在古代阴阳五行观念中,夏至是阴气上升的时节,主张顺气的古人在这天要举行相应的扶阴助气仪式。周代在夏至日举行地神祭祀仪式,同时驱除疾疫、荒年与饥饿。《史记·封禅书》:“夏日至,祭地祇。皆用乐舞。”东汉夏至日民间家户以桃印封门。南北朝时期,夏至吃粽子,唐朝依然,后改到了端午节。当然直到清代皇家还保持着夏至日祭地的大典,明清时期祭地典礼在北京地坛举行。夏至是气候转热的开始,三伏天从夏至后第三个庚日开始。夏至时节对一般人来说,因为阴阳二气争锋,宜闭门静养,安然度夏。

1.春牛图年画(天津杨柳青)

   

2.迎春印版(北京民俗博物馆藏)

  秋季,属于阴气生长的季节,秋风起,天转凉,收敛与对阴性世界的顺从,是这一季节的信仰与仪式表达的内容。其中迎秋仪式最典型。

  立秋之日,古代朝廷要举行盛大的迎秋仪式。据《礼记·月令》,立秋日,周天子亲率三公、九卿、大夫到京城西郊迎接秋气。天子回朝之后对有功的军人进行奖赏,并开始军事训练,整顿法制,修缮监狱,审理案件,处分罪犯,征讨抗拒王命之人。为了顺应秋天的服色要求,天子衣白衣,乘白色的大车,佩戴白玉,立白色的旗帜,吃糜子与狗肉,居于明堂的总章南室中,向下颁布秋令。并且寻找一些不孝不悌的有罪之人,加以处罚,以助阴气。这一季节,农人新收稻谷,进献给天子,天子尝新之前,先供给祖先。在传统的时令信仰中,秋天的白露,是治疗眼疾的灵药,民间有八月收集露水洗眼的民俗。这种习俗始见于南北朝时期,《述征记》云:“八月一日作五明囊,盛百草头露洗眼,令眼明也。”同时人们还用朱砂水点小孩额头,称为“天灸”,以除疾病。这种习俗一直传承民间。

  秋分在上古是祭月的重要日子,朝日夕月,说的就是春分祭日,秋分祭月。周人“祭日于坛,祭月于坎”,坛,在上,光明;坎,处下,幽静。此后历代都有祭月于祭月之礼,明清皇家秋分祭月之礼在北京的月坛举行。

  冬季,是冬藏的时节,北风呼啸,大地冰封。人们为了缓解生存的紧张情绪,举行迎冬与祭祖的仪式,以求与上天的沟通,获取祖灵的福佑。古代社会看重霜降,在霜降前一日及霜降日,将士披挂操练,迎请旗纛,并放炮扬威。

  古代帝王重视立冬,据《礼记·月令》记载,周天子从立冬开始入居玄堂左室,乘坐黑色的车子,驾黑马,立黑旗,衣着黑色的衣服,佩戴玄玉,食用猪肉与黍米。总之一切以水色为尚。立冬之前三日,太史报告天子,“某日立冬,盛德在水”。天子于是斋戒。立冬之日,天子亲率三公、九卿、大夫到北郊迎冬。回转朝廷后,天子要“赏死事,恤孤寡”[。后代帝王沿袭了立冬北郊迎气习俗。

  冬至是重要的时令节点,是阴气高涨,阳气发生之时,传统计算二十四节气的起点,是最困难也是开始萌生希望的时节,人们围绕冬至举行一系列季节仪式。汉代开始庆贺冬至,六朝时代,称冬至为“亚岁”,媳妇给公婆进献鞋袜,给长辈祈寿。宋代官府放假如同新年。明清江南吴越地区冬至仍然是民俗大节。明代杭州,冬至称为亚岁,官府、民间各相庆贺,如元旦一样重视。清代的安徽、江西、湖南人在冬至节祭祀祖先,一般是合族聚会祠堂,祭祀历代祖先,然后宴饮。近代以后苏州等地仍看重冬至节。先秦时期,朝廷在仲冬时节,闭藏、斋戒,潜心静养,“以待阴阳之所定”。冬至开始的数九九游戏,实质上也是寒冬时节具有巫术性意义的召唤春天的仪式。冬至居于新旧更替的时节,在古人观念中它自然也就有了非同寻常的文化意义,冬至节俗中诸多信仰、仪式内容就来源于人们对这一时节的感受。

  “故天有时,人以为正”。在中国传统社会里,节气天时是一个个重要节点,围绕这些节点形成了系列信仰仪式活动。人们通过仪式信仰的表达,取得了与天地的沟通,从而实现与社会人事及自然的协调,从而保障了人间吉祥与幸福。

二、节气时令饮食与养生保健民俗

  在节气时令中,饮食保健是其中特别引人瞩目的内容。它是我们祖先岁时生活的经验总结。传统时令饮食原则是:“必先岁气,毋伐天和。”《黄帝内经》载:“春省酸增甘以养脾气,夏省苦增辛以养肺气,长夏省甘增咸以养肾气,秋省辛增酸以养肝气,冬省咸增苦以养心气。”即按照四季阴阳二气升沉流转与五行属性,调整饮食性质、内容。

  春季养生,依据的是顺应春阳、提振精神的原则。咬春、尝新是春季饮食养生的主要方式。

  在大地回春之际,以辛温食物,发散藏伏之气。立春饮食体现迎春、助阳的性质。上古是“荐羔祭韭”。古代有春盘,也叫“五辛盘”,因为盘盛五种辛辣生菜得名。民间的五辛盘,一般盛葱、姜、蒜、韭菜、萝卜等,“取迎新之义。”五辛盘兴起于仙道信仰流行下重视养生护生的六朝时期,人们以五种辛辣之物,发五脏之气。人们还发明了春饼,春饼是一种薄面饼,人们用它裹生菜食用,杜甫在《立春》诗中曾写下“春日春盘细生菜,忽忆两京梅发时。盘出高门行白玉,菜传纤手送青丝”的佳句,至今伴随着春饼令人回味。明代北京人立春互相请客宴会,吃春饼和菜,并用棉花塞耳,说这样新年耳朵的听力好。春卷是与春饼类似的近代立春食品,春卷将菜馅裹入薄面皮中,然后油炸食用。春卷具有皮薄、色黄、香脆、质嫩、味鲜的特点。萝卜也是立春的应节食品,明代北京人无论贵贱都嚼萝卜,称为“咬春”。清代北京人新春日献辛盘,即使是一般百姓,也要杀鸡割肉,做面饼,杂以生菜、青韭芽、羊角葱,冲和合菜皮,兼生吃水红萝卜,名为“咬春”。

  清明时令饮食有清明团、乌饭与清明茶。清明团是用清明时节生长的软曲、艾蒿等与糯米饭揉制而成,在六朝时就已出现。湖北、福建、广东、江西都有这一清明食俗。清明的节令食品还有乌饭。清明节在南方地区吃一种特制的黑饭,明代杭州,“僧道采杨桐叶染饭,谓之青精饭,以馈施主”。明清宁波人都称为“青糍黑饭”。这种食品大约与寒食节的禁火有关,寒食在宋朝以后与清明合一。浙江黄岩人清明采芜菁和米粉做饼,称为“寒食”。广东西宁民俗每年三月,用青枫(一名乌饭木)、乌桕嫩叶浸一晚上,然后以其汁和糯米蒸饭,饭“色黑而香”。北京三月的时食有天坛的龙须菜,“味极清美”。香椿芽拌面筋,嫩柳叶拌豆腐,是寒食的佳品。清明茶是饮食民俗中的佳品。饮茶的最好季节是春天,带露的明前茶,是茶中的珍品。

  夏天是高温潮湿的季节,为防止“疰夏”之疾(夏天不适应症),人们提前在立夏日进行饮食的预防保健。江南立夏饮“七家茶”,也称“立夏茶”。明人田汝成记述杭州:“立夏之日,人家各烹新茶,配以诸色细果,馈送亲戚比邻,谓之七家茶。”清代苏州人立夏日用隔年的撑门炭煮茶,茶叶是向隔壁左右的邻居要来的,称为“七家茶”。还有吃立夏饭。杭州立夏还有“三烧五腊九时新”之说,三烧为烧饼、烧鹅、烧酒,五腊为黄鱼、腊肉、盐蛋、海狮、清明狗(清明日购买狗肉,悬挂庭上风干,立夏日取下食用,民间认为是夏天保健食品),九时新为樱桃、梅子、鲥鱼、蚕豆、苋菜、黄豆笋、玫瑰花、乌饭糕、莴苣笋等。北京也注重食物的配制,用清明柳穿的面点,煎作小儿食品,谓之“宜夏”。立夏是健壮身体的节日,人们的饮食有强身助力之象征意味。浙江新昌人立夏日吃健脚笋,说这天食用鲜笋,会强健脚力。吃立夏蛋,也是民间立夏强身的风俗,俗谚“立夏吃蛋,石头都踩烂”。立夏还有饮食养颜民俗,喝驻颜酒。立夏以李子泡酒,说此酒可以养颜,女性服用。

  大暑时节,正在伏天。为了保证安全度夏,古代有伏日民俗,朝廷给官员赐肉,放假回家,闭门不出。宋代皇上为了表示对臣僚的体恤,三伏天给臣下赐冰解暑。明朝朝廷颁冰的日子改在立夏。清代苏州民间在三伏天起出窖冰发卖。蔡云《吴歈》云:“初庚梅断忽三庚,九九难消暑气蒸。何事伏天钱好赚,担夫挥汗卖凉冰。”因为炎热的夏天对于人的身体生命来说有着重要影响,为了平安度夏,人们发明了以上诸多民俗饮食,以提前进行身体的保健。

  夏至是极热时节,重视饮食养生。白居易在《和梦得夏至忆苏州呈卢宾客》诗云:“忆在苏州日,常诣夏至筵。棕香筒竹嫩,炙脆子鹅鲜。水国多台榭,吴风尚管弦。每家皆有酒,无处不过船。”宋代发生变化,京畿一带,夏至日要吃“百家饭”,说吃了“百家饭”就容易度过炎炎夏日。由于百家的饭难以凑齐,人们传说只要到姓柏的人家求饭就可以了。当时有一位名叫柏仲宣的医生,每年夏至日做饭馈送给相识的人家。明清以来,民间夏至食品是面条,俗有“冬至馄饨夏至面”之说。据清乾隆年间成书的《帝京岁时纪胜》说,当时北京人夏至日家家都吃冷淘面,也就是过水面。这种面条是都城的美食,各省到北京游历的人都说“京师的冷淘面爽口适宜,天下无比”。北京俗语为:“头伏饽饽二伏面,三伏烙饼摊鸡蛋。”苏州人除了享用凉冰外,还有许多消暑的风物,乐善好施者,在门口普送药物,“广结茶缘”。

  秋季凉爽,秋季时令养生,重视对夏天身体能量耗损的补充、身体的调养,以及为未来冬寒的能量贮备。

  立秋有咬秋民俗,人们在立秋这天要吃秋瓜、秋桃,以保健避疫。这也是古代《诗经》所说“七月食瓜”的遗意。《津门纪略》:“立秋时食瓜,曰咬秋,可免腹泻。”清代北京人在立秋日阖家同食西瓜、茄脯,饮香薷汁,说这样秋后可免暑热痢疾之害。四川一些地区,在立秋交节气的时候全家同饮一杯水,传说这样就能保证将积暑消除,不发生秋季腹泻。吞服赤小豆,也是过去立秋节日保健习俗。唐人《四时纂要》记载:“立秋日,以秋水吞赤小豆七粒,止赤白痢疾。”山东临朐一带,在白露时节,八月初一采豆棵上的露水贮存起来,说是龙的汗水,用来做饭可医治百病。清代北方民间霜降期间吃迎霜粽、迎霜兔。迎霜兔是野兔,明朝宫廷中结合重阳节,吃登高迎霜麻辣兔。

  冬季严寒,冬令养生,重在闭藏蛰伏,饮食以保暖御寒为主。民间在立冬酿酒、腌菜、舂米,准备过冬。民间谚语:“立冬不起菜,必定要受害。”一些地方冬至节俗的热闹场面超过了新年,所以当地有“肥冬瘦年”的俗说。清代苏州人“最重冬至节”,冬至前一天,亲朋好友互相馈送节日食品,提篮担盒者满路,俗称“冬至盘”。苏州冬至的节令食品是冬至团,冬至团用糯米粉做成,中间包裹糖肉、菜、果、豌豆沙、萝卜丝等。人们用它来祀先祭灶,并且作为节礼相互馈送。

  大寒是最寒冷的时节,寒气之极。民谚:“小寒冻土,大寒冻河。”人畜都要保温防寒,“人到大寒衣满身,牛到大寒草满栏”。古代的腊日就在这一时节,腊日的腊鼓就在于驱除寒气,召唤阳春。“腊鼓鸣,春草生”。人们食用黏米豆果杂煮的腊八粥驱寒。大寒临近年节,谚语有:“小寒大寒,就要过年;杀猪宰羊,皆大喜欢。”大寒之后是立春,苦寒的季节,人们期盼着春天的早日到来。

3.北京春节东岳庙会(2003,摄影/萧放)

4.用柳条将子推燕串起来,挂于门上,是山西一带清明节的习俗活动。(摄影/张勃)

三、节气与时令观赏、娱乐

  节气时令是自然节律,也是传统中国人亲近自然的季节提示。人们依照春秋冬夏的天时,安排着四季的娱乐与休闲。

  “二十四番花信风”是中国人特有的花事时间,花信从大寒梅花开始,一节三候,一候一花,直到谷雨牡丹花结束,共有二十四番花信。伴随花信的风也逐渐由北风变成了东风,冰雪的世界也就变为烂漫的原野。

  六朝时期,人们在立春日,剪彩为燕,戴在头上,作为迎春的彩饰。还要在门上贴“宜春”二字。唐人更以立春剪彩为时尚,诗人李远的《剪彩》诗云:“剪彩赠相亲,银钗缀凤真。双双衔绶鸟,两两度桥人。叶逐金刀出,花随玉指新。愿君千万岁,无岁不逢春。”立春剪彩中蕴含着对情人的深深祝福。

  清明是一个游赏的日子,踏青郊游,放风筝,荡秋千,吃清明团。清明要戴柳,“清明不戴柳,死后变黄狗”;“清明不戴柳,红颜成皓首”。山东一些地方,清明妇女在户外荡秋千玩耍,格外开心,称为“女人的清明男人年”。

  立夏的到来,意味着春天的结束,天气开始炎热,宜静养。此外有各种夏令物品,如蕉扇、苎巾、麻布、蒲鞋、草席、竹席、竹夫人、藤枕等,沿门销售。当地人会用纸制作各种灯具,其中萤火虫灯,别有情趣。人们用完整的鸭蛋壳作灯具,外粘贴五彩纸,作成鱼状,然后通过小孔将萤火虫放入鸭蛋壳内,萤火虫在蛋壳中闪闪发光。这种萤火虫灯,专供小儿嬉玩。苏州人还有纳凉的习俗,称为“乘风凉”。人们乘船聚于桥洞、水边,或到寺观,玩各种牌戏;有以观赏各种民间曲艺作为消暑的方式,有自相比试的清唱,有盲人男女的弹唱,有演说古今故事的说书。人们将乘凉变成一种休闲娱乐。

  古代文人多愁善感,一到立秋,就情不自禁兴起悲秋之叹,白居易《立秋日曲江忆元九》诗:“下马柳阴下,独上堤上行。故人千万里,新蝉三两声。城中江曲水,江上江陵城。两地新愁思,应同此日情。”宋代有立秋戴楸叶民俗,人们在立秋日将楸叶剪成花样戴在头上,以迎节气。这是与立春戴彩胜迎春相对应的民俗。《东京梦华录》记载:“立秋日,满街卖楸叶。妇女儿童辈,皆剪成花样戴之。”广东佛山立秋后,有民间工艺展演聚会,名为“出秋色”。在湘西苗族立秋日,人们要赶秋节,男女交游,荡秋千。贵州苗族这天赶秋坡,同样是男女交往的娱乐节日。在江南苏州,白露前后,驯养蟋蟀,作为博戏之乐,称为“秋兴”,俗名“斗赚绩”。人们提笼相望,结队成群。呼其虫为“将军”,头大脚长的蟋蟀为贵,青黄红黑白五色为正色,受到人们的推崇。蟋蟀开斗的时间在白露后,一直斗到重阳为止。

  秋分。《春秋繁露》中说:“秋分者,阴阳相半也,故昼夜均而寒暑平。”秋分时节,风和日丽,秋高气爽,丹桂飘香,蟹肥菊黄,秋分是美好宜人的时节。霜降之前有霜信,一般以鸿雁来为霜信。明人毛晋《毛诗草木鸟兽虫鱼疏》说,北方有白雁“秋深方来,来则降霜。河北谓之霜信”。金朝诗人元好问《药山道中》诗云:“白雁已衔霜信过,青林闲送雨声来。”霜降之后,秋收结束,农人开始休息,工人也停止工作。《礼记·月令》:“霜始降,则百工休。”这种霜降之后,停止劳作,让工人休息的作法,既是顺时,也是因为天冷不便于工程或手艺制作。江南苏州,霜降后开始斗鹌鹑赌博,鹌鹑藏于彩色袋中,如果天寒,外加皮套,笼于袖中。北京在明代也有斗鹌鹑之戏,“霜降后,斗鹌鹑,笼于袖中,若捧珍宝”。

  冬至之后进入酷寒时节。民间的数九游戏,也是从冬至开始数起,俗谚有:“算不算,数不数,过了冬至就进九。”“进九”意味着严寒的到来,有民谚为证:“冬至前后,冻破石头。”(郧县)冬寒对于保暖条件简陋的古人来说,它的确构成了严重威胁,人们是掰着指头度日,为了纾解在冬寒胁迫下出现的心理危机,挨过漫长的冬季,人们很早就发明了“数九九”的游戏,从寒冬看到春日的希望。人们将从冬至开始的“数九九”的游戏,作为冬令时间的习惯表达,虽然立冬是进入冬季的时气点,但人们从身体感受出发,将冬至作为冬天到来的真正标志。数九九的游戏包括九九歌诀与九九消寒图两种:从宋元开始,九九歌诀就流传于南北各地,见诸记载最早的大约是宋人陆泳在《吴下田家志》中收录的那首。明清时期各地流行的九九歌与此大同小异。《五杂组》的作者谢肇淛说,今京师谚又云:“一九、二九,相逢不出手。三九、四九,围炉饮酒。五九、六九访亲探友。七九、八九沿河看柳。”至今仍在流传的一首九九歌:“一九二九不出手,三九四九冰上走,五九六九沿河看柳,七九河开,八九雁来,九九加一九,耕牛遍地走。”正是延续了这一歌谣体式。

  消寒图,主要为闺阁女子、文人雅士所习用,他们以图画的形式标示着由冬向春的时间过程。染梅与填字是描画消寒图的两种流行方式。染梅是对一枝有八十一片花瓣的素梅的逐次涂染,“日染一瓣,瓣尽而九九出”。这种梅花消寒图最早见于元人杨允孚《滦京杂咏》记载:“冬至后,贴梅花一枝于窗间,佳人晓妆,日以胭脂涂一圈。八十一圈既足,变成杏花,即暖回矣。”胭脂红是美人的消寒图,而一般人大都是用墨色涂染梅花花瓣,从冬至日起,九九八十一瓣涂满后,人间又是春草绿,故近人常在消寒图旁题联曰:“试看图中梅黑黑,自是门外草青青。”还有与染梅类似的另一种涂圈方式,将八十一圈按九行排列,每行九个圈,从冬至日起,每天涂一圈。涂抹的位置视天气状况而定,阴天涂圈的上半部,晴天涂下半部,刮风涂左半部,下雨涂右半部,下雪就涂在中间,用当时人的话说,是“上阴下晴,左风右雨,雪当中”。另外还有填字的数九游戏,即对九个九笔画的字进行涂描,这九个笔画中空的字,大多组成一个独立的文句,一般是诗句。从冬至日起,每天依笔顺描画一笔,九天成一字,九九则文句成。清朝宫廷内曾有帝王御制《九九消寒图》,这种消寒图就是填字图,其九字为“亭前垂柳珍重待春風”,其语典雅,而寓意深远。无论是消寒图是何种体式,其实这九九八十一天的描画,都是一种寓巫术信仰与娱乐于其中的迎春仪式。

5.清代北京人清明放风筝

结语

  传统社会形成的“二十四节气”,对于当代中国人还有何种现实意义?我们对这一祖宗留下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还有传承的必要吗?答案是肯定的。首先,它是中国先民的文化创造,是我们祖先在长期自然生活中观测的经验总结,是宝贵的的文化遗产,是我们古人时间体系标志,它具有重要的遗产认知与继承的文化价值。其次,二十四节气作为自然时间体系,它在长期的传承过程中,已经成为一种民族的文化时间。它是我们把握作物生长时间,观测动物活动规律,认识人的生命节律的一种文化技术。例如中医的季节用药习惯与治疗方式、日常饮食生活的季节调节与身体保健等。再说立春尝春、迎春、清明品茶踏青、立秋吃瓜秋游、大寒咏雪赏梅等也是一种传统的时间生活情趣。再次,人生活在自然界,无论有多大的主动性与创造力,人最终逃脱不了自然世界的时空限制,人只有顺应自然,依循自然时序,才能使自己生活得更愉快幸福。例如春天播种,夏天到来之前清理沟渠防止水害等。

  二十四节气对于今天的中国人来说,具有生活节奏的提示与生活方式调节的指导意义。我们应自觉地传承这一文明财富,尊重自然时间,尊重生命节律,让我们的时间从机械的物理性的钟表时间中解放出来,而享受色彩斑斓的自然时间生活。

  (原文刊载于《装饰》2015年第4期;注释及参考文献详见原文)

编辑:飞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