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保护论坛 > 
墨西哥非裔族群政治动员与非物质文化遗产
来源:文化遗产     
作者:希特拉里·盖楚阿·雷纳 译者:叶譞 张青仁      
创建时间:2018-11-01 10:48:08

摘要:在以美洲各族土著居民和印欧混血人种为基础的墨西哥族群国家建构过程中,非洲黑奴的形象只作为殖民历史的组成部分出现过,当代非洲后裔的社会动力实际上并未得到了解。这一状况正在改变,多方力量力求使其能被认可为社会团体与法律主体,进而成为墨西哥文化多样性的组成。政府机构在学院和公民社会组织的支持下,通过对奇卡海岸不同支系的人口进行问卷调查及多种形式的族群政治动员,从人口数量和领土领地方面为非裔人口的存在认可做出了大量努力。本文旨在墨西哥非裔人口文化权力斗争的框架下,思考将非裔人口传承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纳入族群起源进程中的正当性,同时研究其与居住在墨西哥不同地域的非裔人口之间的相关性。

作者简介:希特拉里·盖楚阿·雷纳(1979-),女,墨西哥人,人类学博士,墨西哥国立自治大学人类学研究所研究员。叶譞(1990-),女,湖北武汉人,外交学院外语系讲师。(北京,100037);张青仁(1987-),男,苗族,湖南麻阳人,民俗学博士,中央民族大学民族学与社会学学院世界民族学人类学研究中心副教授。(北京,100081)

引言

  近年来,为了对其差异性进行认可,墨西哥非裔人口举起了斗争的大旗。以瓦哈卡州的奇卡海岸和格雷罗州的非裔人口为代表,他们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发起的这一社会运动中已取得了显著成果。

  在此背景下,上述地区发生了一系列重大事件。值得一提的是,在进行族群权利诉求运动的同时,移民美国的人口数量也在逐年增长,这导致了非裔家庭的社会动力以缓慢方式发生改变。在社会变革的大前提下,在政府及公民社会组织争议下的学术研究在墨西哥族群多样性斗争产生影响,这些改变正是墨西哥政治创新的重要组成。

  非裔人口由故乡来到墨西哥,他们吸收、采纳并重新定义了土著文化元素,形成自身独有的身份界限,进而成为了墨西哥人。几个世纪以来,他们与原住民土著、印欧混血及非洲后裔等不同种族的交错杂居,形成了一种不对称的族群关系和充满活力的社会关系。在目前捍卫身份认同斗争的背景下,非裔墨西哥人将非物质文化遗产作为重要组成部分加入到争取文化权力的斗争之中,因此笔者认为有必要将有关话题摆上桌面予以讨论。

  为了达到研究目的,本文将分为三个部分:第一部分中,笔者将搭建宏观历史框架,展示有关非裔人口到达以奇卡海岸为代表的墨西哥地区的详实细节;第二部分将阐述关于非裔人口身份认同诉求的主题;第三部分中笔者将对非物质文化遗产认同的记忆在界定公民身份的重要性进行分析。最后将用结论一章作为本文的收尾。值得一提的是,文中用到的所有数据都来自于笔者在瓦哈卡州奇卡海岸地区的自治区开展了一系列的调研工作。

  瓦哈卡州奇卡海岸·历史背景和现状

  西班牙殖民者来到了如今墨西哥的所在地,也为美洲带来了人口结构方面的显著变化。来自欧洲的未知疾病对于这片土地的原始居民而言是一场噩梦,这带来了死亡率的迅速上升。另一个导致人口减少的决定性因素是监护征赋制和征调制的推行,土著居民被迫作为劳动力进行劳役征用。

  由于前述原因引起殖民地人口数量骤减,殖民者在新西班牙的经济活动需要不断补充新的劳动力,于是殖民者选择了非洲黑奴来填补这一人口不足。随着欧洲殖民地的扩张,奴隶贩卖交易日益兴旺,成为弥补殖民地人口短缺的一针缓和剂。然而,运输黑奴的船只必须取道欧洲,注册负载并缴纳税款。由于成本高昂,黑奴贩卖者开创了由非洲出发直达美洲重要港口的新航线,首批黑人便以这样的方式来到了远离故土的大陆。

  后来,另外的一些奴隶以仆人或家庭佣人的身份,随同西班牙主人来到美洲。殖民地经济以矿业为基础,主要分布在西班牙、葡萄牙及加勒比地区,劳动力需求量大。史料记载,新西班牙总共输入了约200000记载在册的非洲移民。

  非洲后裔的身影遍布新西班牙的领土,其中有四个地区更具重要意义:分别是以维拉克鲁斯为中心的墨西哥湾地区、墨西哥城的北部和西部地区、从普埃布拉延伸向太平洋沿岸地区(阿卡普尔科)和墨西哥谷地的主要城市。非裔劳动力扎根于制糖业、畜牧业、手工业和可可种植等行业中,也从事裁缝、鞋匠、油漆工等工作。

  伊比利亚半岛及半岛后裔的社会以社会差异显著不同为基础,这也使得购买在文化和体质上被视为劣等人口的交易变得合法,这一情况尤其表现在对非裔人口的购买上。在早年的奴隶交易中,他们被教会认为是上帝子民,因此他们寻求法律机制,在一定程度上“保护”劳动力及工作方式,但其目的是为了预防起义和暴动的发生。

  这一贸易的发生使得奴隶也有了赎买自由的可能,根据当时颁布的名为“七章律”的法规,从1526年起奴隶能够通过向主人支付钱款以获得自由。另一种能够确保后代获得自由的方式是男奴隶和印第安女人或者是女奴隶和西班牙男主人生育子女,因此从十七世纪起,人种的混血变得有意义。这也导致了不同人种区隔的产生。根据种族“优劣”,出现了一种旨在根据父母的出生区分阶层的现象。

  此外还有一种通过逃亡寻求自由的方式。这种方式在美洲各个殖民据点都有不同的表现形式,新西班牙当然也不例外。据记载1537年这里发生了第一次暴动,而1609年维拉克鲁斯扬加地区的起义是最具标志性的。正是这次起义建立了圣洛伦索德洛斯内格罗斯的统治。

编辑:飞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