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输入关键字!
2019-11-17   星期日   农历十月廿一   
田隆信:携着土家族民间音乐一路前行
来源:中国民族报 作者:彭梁心 创建时间:2019-08-20 10:46:00

田隆信表演土家族打溜子(摄影:彭梁心)


祝福: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文化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灵魂。文化兴国运兴,文化强民族强。作为一个国家级非遗传承人,我有责任和义务把土家族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好、弘扬好。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祝愿我们的祖国越来越强大、老百姓的日子越来越好。

为采访田隆信老先生,我们驱车整整一天,终于到达了湘西小城——湖南龙山县。龙山,一块土家族同胞千百年来繁衍生息的土地,留下了极其丰富的文化遗产:被誉为土家族“百科全书”的梯玛歌,“土家族交响乐”打溜子,欢快清脆的咚咚喹……田隆信,就是成长于肥沃的土家文化土壤、博采土家文化精华的中国民间文化杰出传承人、国家级非遗传承人。

田隆信的童年是在龙山县坡脚乡度过的,那里有着土家族民间文化“原始森林”之称。从小就“泡”在土家族各种歌谣中的田隆信,对土家族音乐有着天然的亲近感。

田隆信5岁时,母亲精心挑选了一根山竹,为他做了人生中第一支乐器——咚咚喹,让他这个放牛娃有了陪伴。8岁时,田隆信开始跟着当地的土家族民间艺人学习打溜子。从此,在土家村村寨寨的红白喜事里,人们总能看见田隆信忙碌的身影。

1974年,因为有着较好的民间艺术功底,原本在供销系统工作的田隆信被调到县文艺工作队任乐手,这份工作让他如鱼得水。“白天跟着文艺工作队巡回演出,晚上就去找老艺人收集打溜子的曲牌和土家民歌。”就这样,在县文艺工作队工作的10年间,田隆信走访了数百位民间艺人,收集了土家族溜子曲牌200多个,整理各种土家族歌谣、地方戏曲唱腔音乐资料和表演艺术资料等数百万字。

田隆信深知,凭着自己的中学文化水平,是很难将征集到的土家族文化传承、发扬好的。“我就到处请教,反复琢磨,硬是吃透了民族艺术理论知识和民族艺术作品的创作技法。”田隆信感慨着自己当年的那股“霸蛮劲”。

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1983年3月,田隆信接到通知,秋后跟随龙山县文艺工作队前往北京,代表湖南参加全国乌兰牧骑式演出队文艺会演。田隆信当即意识到,这是一个使土家族音乐走出去的好机会。如何抓住这个好机会?那就是创新求变,创作一个叫得响的参演作品。

田隆信决心从咚咚喹入手。咚咚喹,一支长不过10余厘米、只有3个指孔一个筒音的普通小竹管,却是土家族最古老的簧管气鸣乐器。

经过反复吹奏验证和比对,田隆信在传统咚咚喹的基础上多开指孔,有效拓展音域。同时,他结合咚咚喹打音、颤音兼备的特点,选定合适的曲牌,创作出了他人生中第一首咚咚喹独奏曲——《山寨的早晨》。

是年9月,41岁的田隆信带着《山寨的早晨》第一次登上了首都的舞台。一位头缠长帕、身穿对襟彩衣的土家族男子,将一支用细尾竹制作的咚咚喹变成了会唱歌的精灵。泉的声韵,鸟的鸣啭,一起流入这小小的竹管;松的奏鸣,风的和弦,奔泻自灵巧的指间……整个台下先是寂静无声,最后是雷鸣般的掌声。

不过,一炮打响的演出并没有让田隆信满足,他转而沉入到对同样钟爱的打溜子的研究和创作。

土家族三大乐:摆手、哭嫁、打挤钹。打挤钹,说的就是打溜子,这是土家族古老的民间器乐合奏。“要让传统的打溜子打出名堂,必须要有好的表现主题、好的故事情节。”田隆信一边在生活中搜索主题,一边用溜子曲牌配奏。最终,他想到了小时候放牛时聆听锦鸡啼鸣的情景,决定从土家族的这个吉祥鸟上“做文章”。

经过长时间的观察和体验,田隆信把锦鸡的各种生活场景进行梳理整合,设计了“山间春色”“结队出山”“溪间戏游”“众御顽敌”“凯旋荣归”5个部分,然后结合土家族溜子打奏、组配演奏,将曲子命名为《锦鸡出山》。

1985年在北京的表演,《锦鸡出山》与《山寨的清晨》一样引起了轰动。1986年,中央音乐学院民乐团携此曲赴美巡演,被《纽约时报》称为“风靡全纽约的中国民乐曲”。1990年,《锦鸡出山》被中央音乐学院作为“新中国成立后海内外有影响的中国民间乐曲”收藏。《锦鸡出山》成了中国土家族打溜子的经典之作,从此一路推着田隆信奔向土家族艺术的顶峰。

2007年、2008年,田隆信先后获得中国民间文化杰出传承人和国家级非遗项目土家族打溜子代表性传承人两个国家级荣誉。

成名之后的田隆信很淡定,他觉得自己只是一直在干自己热爱的事情;退休之后的田隆信一刻也没有闲下来,继续收集和整理、创作和表演。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田隆信,一个从土家山寨走出来的放牛娃,就这样携着土家族民间音乐一路前行!

编辑:邓雪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