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输入关键字!
2019-12-16   星期一   农历冬月廿一   
徐述:四川扬琴就是我的生命
来源:“四川非遗”微信公众号 创建时间:2019-11-19 09:12:00

扬琴给了我太多太多,我的为人,我的做事,我的尊师重道、友爱朋友,都是扬琴教给我的,四川扬琴就是我的生命!——徐述

唱腔悠扬婉转

姿态优美,韵味浓郁

宛如一株兰花,清新脱俗

散发清雅香醇的芬芳

它,就是

四川扬琴

四川扬琴又称“四川琴书”,流布于四川省汉族地区,因采用扬琴为主要伴奏乐器而得名。据传,清代乾隆年间四川已出现以扬琴伴奏的说唱表演,演出时单人自弹自唱,以说为主,以唱为辅,唱腔比较简单,说白时还要使用醒木,故被人称作“话鼓扬琴”。

四川扬琴表演

传统四川扬琴由五个演员分成生、旦、净、末、丑五个行当表演,行话谓之“五方人”。

演出时一般以坐唱为主,也可站立表演。演员在场上有说有唱,同时自操乐器伴奏。曲目中人物众多、不敷分配时,可一人兼唱多角。扬琴唱腔包括省调和州调两类:省调指的是成都地区的扬琴唱腔,其中又有“大调”和“月调”(也称“越调”)之分,大调属板腔体,有“一字”“快一字”“二流”“三板”等板式。月调属曲牌体,有【月头】、【叠断桥】等曲牌近二十支;州调指的是成都以外地区的扬琴唱腔,属板腔体,有“清板”“二流”“三板”等板式。

四川扬琴以其清脆悦耳的声音“折服”了一代又一代中华儿女,这其中就有对扬琴“痴迷”的她——徐述

徐述,1937年12月生,四川成都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项目四川扬琴代表性传承人,巴蜀文艺奖终身成就奖获得者。

1956年考入四川省广播电台曲艺队,师从四川扬琴大师李德才,习男腔、老旦腔。与恩师李德才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演出主要曲目有《秋江》《船会》《闯工》《描容》《活捉三郎》等。

徐述表演四川扬琴

从艺六十多年,徐述的《伯牙碎琴》《白帝托孤》《百里认妻》《活捉三郎》《秋江》《船会》《拷红》《凤仪亭》等作品,让人印象深刻。

教育家陶亮生赋诗“德派扬琴一灯传,徐述微音播两川。”

著名报人、曲艺专家车辐称她“没有漩凤,却清风入怀,听来情味深长,一抒胸怀,其味无穷。”

拜师李德才 开启艺术生涯

1956年,四川广播电台对外招生,没有任何基础的徐述顺利通过初试、复试,成功加入“说新唱新”小栏目,学习曲艺。刚进入电台不久,曲目尚未分工,徐述早已被扬琴美妙的声音所吸引,每天趴在扬琴办公室门外偷听,被大师李德才发现后收至门下。从此,开启了徐述与四川扬琴的不解之缘。

“偷经学艺” 成就全能自我

徐述学唱曲,每次老师不点头,她绝对不会离开,一定要烂熟于心,得到师傅认可,方才离去。为了牢记曲子,平时走在路上,徐述就按照四八拍节奏,用手指敲打大腿进行练习,这个习惯一直延续了六十多年。

跟着老师赶场演出不知是对艺术的痴迷,还是自幼家贫之故,徐述学习特别卖力,不仅学习恩师为她量身安排的男腔,还经常“偷经学艺”。当年学习曲艺没有大课之说,都是一对一的教唱,学完自己的内容,徐老师总会站在旁边“偷听”其他师兄弟学习的内容。恩师的眼睛高度近视,徐述主动担任恩师的“肉拐杖”。每次去演出,老师去哪儿她就跟到哪儿,不仅可以端茶倒水照顾恩师,还可以趁机学习。长此以往,老家院、老妈子、丫头子,她都全部练到,从唱腔到唱词到情绪,生、旦、净、末、丑等角色都烂熟于心。

不仅如此,徐述除了日常学习扬琴,晚上闲暇之余还会赶去其它书场,听扬琴、听竹琴、川剧、京剧、梆梆戏,什么都学。徐述说,学习那些既丰富了她的扬琴,对后来的创作也有很大的借鉴与帮助。

被周总理接见

周总理在剧间休息时,看望演员们(左一为徐述)

1958年,徐述和师妹表演的《拷红》在省内脱颖而出,顺利进入首届全国曲艺汇演团队。当时,周恩来总理在长安剧场接见演出团队时,摄影师还拍下她与总理面对面站立的画面,那张照片至今保存完好。随后,她被分配到南方演出分队,又与侯宝林、骆玉笙等大师同台演出。

“谱曲”扬琴 开启电声教学

1974年,徐述接过恩师的接力棒,开始带徒弟。一边教学、一边演出、一边创作,把四川扬琴的接力棒一代一代往下传。

“口传心授教学生传统、费时,一直想找到更便捷有效的教学模式。直到上世纪80年代,年轻人用磁带学邓丽君的歌,让我受到启发。”徐述说,她买了一个录音机和一堆磁带,将平日教唱的曲段,把演唱技巧、唱法、曲子全部平日上课的顺序录进去,让学生拿回家慢慢听,上课的时候再作纠正和指导,“这种‘电声教育’效果非常好。”

不仅如此,为了留住祖辈的曲艺精华,也为了学生有谱可依,学习便捷,徐老师还钻研简谱,并用简谱写曲谱,至今已完成20多首。自1997年起,徐述先后谱教材:《夜课》《藏舟成配》《三祭江》《伍员渡芦》《拷红》《宝玉哭灵》《渔父辞剑》《静夜思》《阳光三叠》等,并编写《扬琴基础知识》二册,谱曲和文字教材3万余字。

生为扬琴,坚守扬琴

1992年,年满55岁的徐述退休了。此时,越来越丰富的大众娱乐形式不断冲击着传统文化阵地,四川扬琴不再受到追捧,演员们逐渐离开了舞台,扬琴越来越没落。

但,徐述依然坚守在寂寞的舞台上。热爱四川扬琴的她,退而不休,她继续用自己的一双手和一副好嗓子,赋予扬琴独立的生命。她义务加入由一帮爱扬琴的人组织的业余的“蜀声琴社”,一是演出,二是帮琴社搞点组织工作,一做就是16年。16年里,她在走马街戏剧场、大慈寺、悦来茶馆等地“转台台”,让现场观众沉浸在一张琴一个人声所制造的扬琴世界里。

徐述表演四川扬琴

2009年,徐述被评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四川扬琴代表性传承人。2012年,徐述被授予巴蜀文艺奖终身成就奖。

对传承人要求严格

“现在人爱得不‘如痴’了,我们那时候是全身心投入进去,‘偷经学艺’也要学,现在有的人太看重物质生活,变得浮躁了。”徐述教育自己的学生,“你们唱扬琴,就要像爱爱人那么爱,唱哪门爱哪门。”

徐述教学四川扬琴

“基本的本子找好,我把腔润好了,在我的基础上,或者在他们的基础上,再按照他们的特色来(教)。”

徐述尽心尽职,先后培养了诸如万弘、张冰、李永梅、于兰、孙云金、吴瑕等多位男女扬琴演员,有的取得了卓越成就,有的活跃在曲艺舞台或扬琴传承基地上。徐述欣慰的同时,还提出了自己的要求,“学生当中有几个条件还是不错,但他们还需要再加把劲儿,变得更加‘嘎嘣棒’!”

四川扬琴已经融入徐述的骨髓、血脉成为她生命的一部分,虽然现在的徐述已是耄耋之年,头发已经花白,记忆力也有所退减,但提到心爱的四川扬琴82岁的徐述便两眼放光,马上起范儿,比手势,打板儿,唱扬琴全身洋溢着一股极强的精气神和感染力。

编辑:杜丽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