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输入关键字!
2024-07-18   星期四   农历六月十三   
三尺生绡作戏台 全凭十指逞诙谐——访云梦皮影国家级非遗传承人秦礼刚
来源:湖南日报 作者:王晶 创建时间:2024-03-20 09:29:00

【守望者名片】秦礼刚,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皮影戏(云梦皮影戏)代表性传承人,国际木偶联合会会员、中国木偶皮影学会理事、湖北工艺美术名人、梦泽影戏馆馆长。

12月1日晚,武汉水果湖张家湾小区广场,初冬的夜晚被一场皮影戏搅热。

秦礼刚在水果湖社区演出(摄影:湖北日报记者 王晶)

74岁的秦礼刚操纵着武松、老虎、孙悟空、猪八戒、牛魔王、铁扇公主以及各种飞禽走兽的皮影,嘴里有唱有念,还有猴儿的啸叫,老虎的咆哮,鸟儿的欢唱。高不过1.3米、长不过2米的影幕上,《武松打虎》《猴王借扇》,都是耳熟能详的老故事,但小小影人儿的跳动,搭配秦礼刚的说唱,变化出无穷韵味。

“我还是小孩时看过皮影呀,这一晃40多年了。”朱老师晚饭后出门散步,遇上秦礼刚团队准备演出。他拿起皮影端详许久,坐在后台操起小锣打起欢快的节奏,“来,我也帮你们热热场子。”

秦礼刚在操演影人(摄影:湖北日报记者 王晶)

年近三十学艺,只给自己两年时间

朱老师本来是观众,却变成“群演”。秦礼刚一点也不奇怪,他自己的艺术起点也是如此。

“我出生在云梦农村,乡里人的娱乐很少,只要皮影戏班子到村里表演,热闹得像过年。我看完回家,自己拿马粪纸剪成人形,就着油灯,隔着蚊帐演影人儿。”秦礼刚一边盯着团队准备舞台,一边跟记者聊起自己的“皮影人生”。

秦礼刚在演出(供图:受访者)

秦礼刚指点着自己的幺妹、女儿和女婿搭建舞台,“舞台都是我自己设计的,跟着我去过法国、韩国、马耳他、阿联酋、塞浦路斯。”

上世纪70年代,秦礼刚是九口人大家庭里最主要的劳动力。小学没毕业的他学了木工、泥工,会做油漆,会木雕。辛苦劳作之余,他爱唱戏,地方戏、皮影戏、民间小曲,他听过后基本都能唱。

云梦皮影戏自清朝中叶兴起,在民间一直广受欢迎。云梦皮影戏堪称皮影戏里的“轻骑兵”,演出只需两人,前台艺人负责操纵皮影和演唱曲调,后台艺人负责击乐伴奏,俗称打锣腔或二人台。云梦皮影戏的唱腔,吐字清晰、行腔豪放,起初伴奏只用锣鼓梆,后来加入弦乐。

1978年以后,云梦皮影又迎来一轮新发展。“当时生产队想组建自己的皮影班子,队干部找到我,还支持我20块钱。”

此时的秦礼刚已近30岁,一大家子要养活。“我干一天农活有10个工分,值3毛钱;皮影戏演一晚能挣10块钱,跟后台七三分成,我能拿7块钱。”秦礼刚不讳言,最初的想法就是多挣钱。

秦礼刚演出现场(摄影:湖北日报记者 王晶)

秦礼刚拎着酒和红糖走访县内的皮影艺人,“人家一问我的年龄和家庭情况就摇头。我早过了学皮影的黄金年龄,家里负担重,也不可能当三年学徒。”

秦礼刚的第一位师傅是老艺人刘修昌,他跟师傅约好,“歇伏(伏天避暑休息)的时候把他接到我家里教我。”秦礼刚向师傅借了一个皮影,“拿回家自己学着做影人儿。我给自己定下了两年的期限,学不出来就再也不想了,老老实实干农活、做手艺。”

自建影戏馆,持续演出30年

有了师傅的指导,天赋极强的秦礼刚学得很快。他演唱优美动听,诙谐处令人捧腹,悲惨时催人泪下,尤其“边音甩高腔”令人叫绝。

秦礼刚还在皮影制作上大胆创新。传统云梦皮影用牛皮,牛皮贵,民间艺人要么一个牛皮影人用很久,要么用好几层的纸壳替代,当时灯光暗淡,影人儿在幕布上头脸模糊。一个偶然机会,秦礼刚发现了废弃的X光胶片的妙用:剥离其上面的有色薄膜后,用戏曲油彩着色做影人儿,演出效果清晰好看。学艺一年半,秦礼刚的名声在云梦传开了。

12月6日,记者来到云梦县城东正街梦泽影戏馆。这是1985年秦礼刚修建的演出场所,200座的演出空间诉说着当年的红火。票价从最开始1毛5分,到后来3元,至2014年,梦泽影戏馆持续演出云梦皮影戏30年,每年只有大年三十休息。粗略估算观众超过134万人次,有美国、日本、德国、意大利、法国等10多个国家的国际友人走进过梦泽影戏馆。

秦礼刚在法国交流(供图:受访者)

秦礼刚在斯里兰卡(供图:受访者)

秦礼刚在国外演出的海报(供图:受访者)

“演出剧目有200多出,从《封神演义》一直演到清朝道光年间的故事,每天演出3小时,看完所有的戏要5年时间。最长的一出戏是《火焚剑侠楼》,可以演100天。”

梦泽影戏馆四层小楼也是秦礼刚的家,家中随处可见挂着的影人儿,工作台上有制作皮影的各种工具,还有大量的书。“我的剧目一部分来自师傅的传授,还有我看小说后的创作,以及和国内同行的交流。”

在水果湖演出时,《猴王借扇》里有不同的烟雾和灯光配合孙悟空、牛魔王变身,唬得台下小朋友又笑又叫。40多年的艺术实践里,秦礼刚在皮影制作时创造性地设置各种机关,使影人在表演时能张嘴、眨眼、扇耳,甚至瞬间换头,达到川剧变脸的效果,极大增加了影人的表现力。

“老娘不是想得美,而是长得美。”“但还是欠一点,欠打。”秦礼刚的念白里有不少俏皮的笑料,“皮影戏讲究趣味性,以前的观众觉得唱得好是趣味,现在的观众更喜欢抖包袱。”秦礼刚说,皮影戏要跟上时代。

秦礼刚和国际木偶联会主席达地合影(供图:受访者)

带领一批小艺人,全国大赛摘金

今年10月,武汉光谷第十五小学皮影剧《哪吒闹海》在第四届全国少儿皮影传习成果展演上斩获金奖。从现场视频中看到,小演员运指如飞,唱、念、做、打,好不热闹,天真活泼、大义凛然的少年英雄哪吒惟妙惟肖。

秦礼刚参加电视台节目(供图:受访者)

这批小皮影艺人都是秦礼刚的徒弟。2017年开始,秦礼刚与光谷第十五小学合作开设皮影戏校本课程,他带着皮影小达人们已四次摘得全国少儿皮影大赛金奖。

屈指算来,秦礼刚坚守皮影四十多年了。在热闹演出之余,他经常会想:皮影滋养了我,我能为持续2000多年的老技艺做点什么?

秦礼刚的儿女们会演皮影,但都不打算接过父亲的衣钵。“艺术需要天赋”,秦礼刚认同儿女们的选择。孙子秦朗给了爷爷惊喜。秦朗的童年在皮影戏的后台度过,“他两岁半的时候,我发现他给我打拍子,节奏很准。”2005年,秦礼刚带着四岁的秦朗参加首届中国唐山国际皮影艺术展演,一出《孙悟空大战牛魔王》,让秦朗一战成名,和爷爷一起拿下展演唯一的“最佳表演奖”。秦礼刚对大学毕业的秦朗寄予厚望。

秦礼刚珍视每位观众。时至今日,他的每场演出,不论演出时间长短、场地大小,皮影都准备两套,应对突发状况。今年11月,第四届荆楚乡村文化旅游节,有一家三代人因故错过了秦礼刚的皮影戏,小朋友哭闹不肯走,秦礼刚安抚小朋友,专门给他演了一小段。

演出结束,小观众和秦礼刚合影(摄影: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王晶)

云梦县有两个研学基地,都将秦礼刚的皮影戏作为他们的研学项目,“这方土地诞生了老技艺,希望这方土地的孩子们从小能感受,他们中有人能传承。”这是秦礼刚最大的心愿。

演出结束,观众纷纷和秦礼刚合影(摄影:湖北日报记者 王晶)

编辑:李振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