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输入关键字!
2022-08-10   星期三   农历七月十三   
仁者爱人 | 对话隆顺榕卫药制作技艺代表性传承人高强
来源:" 天津非遗中心"微信公众号 创建时间: 2020.06.24 14:08:00

from clipboard

高强  男,1955年生人,天津市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隆顺榕卫药制作技艺的代表性传承人。1979年进入天津隆顺榕制药厂工作,对传统制药中的选料、原料加工、炮制及制剂工艺起到了传承作用,在现代化制药工艺改革过程中,改进创新了制剂工艺。

天津市非遗中心:高老师,您从1979年起就在天津隆顺榕制药厂工作,一定很熟悉隆顺榕药厂的历史,这里诞生了很多种新剂型,这与传统制药有什么关系?

高强:那就要从根说起了,隆顺榕1833年创立时叫隆顺榕药局,是天津现存最早的一家本地药庄,创办人卞楚芳,卞家是近代“津门八大家”之一。第二代传人卞俶成年轻时曾留学海外学习经济学,在经营管理方面很有造诣,隆顺榕药庄在他的带领下得到扩大,开始在天津市内开设分店,后来又在其它省市设立分庄。晚年的卞俶成聘请职业经理人刘华圃管理药庄。

新中国成立后,隆顺榕药庄实行了公私合营,刘华圃依然担任经理,延续了隆顺榕药庄一惯的创新管理理念。他在中国第一届卫生大会上提出了“成药下乡、发展国药”和“中药提取”的发展方向,得到了周恩来总理的重视和支持。1952年底,天津隆顺榕国药提炼部成立,聘请了云南药厂的药师田绍麟加盟,同时还聘请了中国社科院王药禹、甄汉臣、张克让三位药师,开始了对中药新剂型的研究和试制。

from clipboard

上世纪七十年代末我刚入厂时田绍麟老师还健在,他出身中药世家,从小就学习中医药,后来留学法国攻读西方医药学,可以说是学贯中西。他借鉴了西药的制剂方法,提出了中药西制的发展理念。在以田绍麟为首的科研人员的不懈努力下,中药史上第一个现代片剂“银翘解毒片”在1953年研制成功,随后又于1954年研制出第一个中药酊剂“藿香正气水”,隆顺榕也因此成为了我国现代中药制剂的先行者和发源地。

天津市非遗中心:为什么最初选择银翘解毒片为中药剂型改革试水?

高强:那时候,天津是咱们国家北方重要的经贸中心和水陆码头,是南北交通要道,人员流动性也大,随着季节变化,特别容易爆发流感等时令性疾病,对感冒类普药的需求最为迫切,对症传统中药如“银翘散”在立见成效和量化生产上都有不同程度的问题。

因此,田绍麟提出了适合“银翘散”的改制剂型——片剂,采用现代工艺手段加大了对药物有效成分的提取,不仅缩短了治疗周期,见效更快,还方便携带、服用。当时很多厂都来我们这学习,我们也毫无保留地传授技术,就是想让能有更多的中国人吃上咱自己的药。

天津市非遗中心:银翘解毒片作为新中国研制的第一个片剂,在工艺研发上遇到了哪些困难?

高强:当时的研发和生产条件非常简陋,最早的厂房是和平区汉阳道的一所小化工厂改建的,车间面积不到300平米,很多新设计的工艺也只能靠人为的技术分解来完成。比如制作药物颗粒时先把粉碎后的药粉倒在案子上,用喷枪向上面喷水,然后人工用竹耙子来回搂匀。

颗粒干燥的环节操作更加困难,由于没有锅炉设备,只能把药物颗粒铺在烧好的热炕上烘干,这种方法制出的药物颗粒大小不一,还不能直接压片,还要用十六目的手箩过筛,大的药物颗粒还要用手挨个碾碎。我们前辈药工就是用这种“小米加步枪”的土设备,一步步完善了中药片剂的制作工艺,开始了中药的现代化改革。

from clipboard

天津市非遗中心:请您给大家介绍一下片剂的工艺标准和传统中药制剂有什么区别?现代技术主要应用在哪些方面?

高强:中药片剂的工艺流程要根据不同的处方、药性药理和临床表现制定不同的工艺流程。炮制手段必须遵照古方古法,但是对那些能够通过技术指标衡量、同时也能用现代方式达到药效的部分,就是我们努力用新工艺改进的重点部分。在提取环节使用新工艺最多,因为对药物有效成分的提取能够更大限度地获得药材中的挥发油等药物活性成分,达到或增加药品的治疗效果。

比如银翘解毒片的提取,原来散剂就是荆芥穗粉碎成药粉直接入药。现用提油的方法将荆芥穗中的荆芥油进行蒸馏收集,把主要成分提炼出来入药。再将连翘、淡竹叶、金银花、牛蒡子、甘草、淡豆豉等药物原料以水煮的方式过滤浓缩制成浸膏,另将含大量纤维组织的桔梗直接粉碎成细粉用作药物赋形剂,与浸膏混合后制成颗粒。

制粒就属于新的剂型制作方法了,药物颗粒的流动性和均匀程度对后期压片质量的影响很大,直接决定着药片成品的含药量和崩解时限。制粒的工艺技术在隆顺榕几代制药人坚持不懈地努力下,不断改进创新。我1979年入厂的时候,制粒工艺的机械化程度已经大为提高,减压干燥箱和制粒机取代了火炕烘干和人工搓捻筛粒,大幅度减轻了工人的劳动强度。现在我们采用沸腾干燥制粒技术,有利于通过数据累计控制水份含量,同时做到了生产过程中无粉尘污染,改善了劳动环境,这部分是现代科技的长项。

from clipboard

天津市非遗中心:您到了隆顺榕以后有没有再对设备进行过改进和创新呢?

高强:有的,主要是在包糖衣的阶段。药片在压制成型后还要再包裹上一层糖衣,目的是保护药品中挥发性物质不易散发,防止外界潮气侵入造成药物变质,延长药品保质时间,同时掩盖药的苦味便于口服。

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期,隆顺榕就已率先在国内研制出中药片剂包糖衣工艺,操作步骤是先将药片与调好的饱和糖浆混合搅拌均匀,再撒上滑石粉干燥成型。工艺的缺点是工序繁琐,不容易控制质量,同时在干燥阶段,吸除多余的滑石粉会造成空气污染,影响操作人员的身体健康。2000年前后,我主要参与了改进包衣工艺,采用了滴流技术提前将滑石粉与糖浆按比例混合,解决了生产过程中的粉尘污染问题。

今天,我们运用更为先进的高压喷涂技术,将热糖浆通过高压喷枪直接喷射到药片表面,使糖衣涂层更为均匀平滑,同时精简了后期繁琐的工序,提高了生产效率。这项技术是我带领技术团队自主研发的,目前在国内同行业中处于领先水平。

from clipboard

隆顺榕上世纪60年代使用的药品压片机

天津市非遗中心:通过您的介绍,我们体会到小药片凝结着传统与现代的大智慧。作为一名有着四十多年实践经验的老制药人,又有着新设备的研发经验,您是如何看待中药传统技艺的坚守和创新的?

高强:这个时期我们正在经历“新冠疫情”,纵观历史,人类始终伴随着各种疾病的威胁,我们中华民族的祖先在同疾病抗争的长期实践中,创造出了博大精深的中医药文化,为中华文明几千年的存续繁衍提供了福祉。

中医讲究辨证施治,只要有临床表现,就可以借鉴古方对症下药,这种古老的治疗理念在今天仍旧是我们对抗疾病瘟疫的有力武器。在2003年“非典”和今年的“新冠”疫情中,正是由于中医药疗法在治疗早期的介入,使患者治愈率得到了显著的提高,体现了中医中药在现当代的重要价值。

现在很多人尤其是年轻一代对中医药历史和文化认识不够,这就需要我们加大对中医药知识的普及和宣传。对我们制药人来说,一方面要懂得传统制药技术的关键,坚持在中药选材和炮制工艺上延续古方古法;另一方面还要不拘泥,善于总结经验,并利用现代化设备提高药效和工作效率,转化并制造更多的满足不同患者需要的用药,治病、防病。

编辑:chenm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