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输入关键字!
2024-04-22   星期一   农历三月十四   
经典叙事转换成惊艳抒情​——观青春版赣剧《红楼梦》
来源:中国文化报 作者:高昌 创建时间:2024-03-21 09:43:00

▲青春版赣剧《红楼梦》演出现场

弋阳腔是被曹雪芹写入《红楼梦》的戏曲唱腔。弋阳腔演出时,“满街之人个个都赞:‘好热闹戏,别人家断不能有的。’”可见其在当年的深厚基础和广泛覆盖。书中的茗烟曾问贾宝玉“为何不看这样的好戏”,宝玉道:“看了半日,怪烦的……”这一段描写,让我们对明代四大声腔之一的弋阳腔有了更加直观的认识。

尽管宝玉说“怪烦的”,但是弋阳腔走进当代戏曲舞台,是什么样的艺术效果呢?前不久,笔者在国家大剧院观看了青春版赣剧《红楼梦》,现场欣赏了弋阳腔的时代风采,大饱了眼福和耳福。尤其是刘姥姥出现在大观园的一段表演,均用婉转悠扬的弋阳腔演唱,那淳朴热闹的锣鼓点和缠绵悱恻的徒歌、帮腔、滚调,那美不胜收的独舞、群舞,相得益彰地融合成一个戏剧整体,就像是一帧一帧慢镜头播放的写意画卷,让笔者想起“删繁就简三秋树,领异标新二月花”的古老对联,确实有着一种非常惊艳的感觉。

江西省赣剧院创排的青春版赣剧《红楼梦》在北京一亮相,就非常引人注目。首演第二天,众多戏剧专家还在中国艺术研究院举行了一场名为“古老赣剧的青春探索”的专题研讨会。《红楼梦》在舞台艺术中的版本众多,越剧版《红楼梦》作为经典作品传遍大江南北,话剧、昆曲、民族舞剧与芭蕾舞剧的不同演绎也是各具特色。与其他版本相比,张曼君导演、罗周编剧的赣剧《红楼梦》,则更加强调了诗性思维和现代理念。全剧用海棠诗社作为一条红线,以结社、兴社、衰社、散社串联起从“鲜花着锦,烈火烹油”到“白茫茫大地真干净”的兴衰变迁,中间用跳进跳出的方式展现了元妃省亲、宝玉挨打、黛玉葬花、西厢共读、刘姥姥进园、湘云醉卧等经典场面。剧中唱词和念白多用原著诗句和对话进行铺陈,书香浓郁,风雅动人。笔者个人喜欢诗歌创作,欣赏到赣剧《红楼梦》这种简洁唯美的诗性表达,在亲切、惊奇之余,确实也有点小激动和小震撼。

赣剧《红楼梦》舞美设计进行了别具一格的空间探索,舞台上的墙壁可以打开和重叠,桌椅可以随着场景变化而自然流动,表演空间可以随着时空场景转换传达各种隐喻和暗示……这些拟人化的道具概念和淡雅灯光的视觉探索,更增添了传统戏剧的现代魅力和抒情色彩。而那种虚拟、流畅的装置理念,又巧妙保持了中国戏曲传统“一桌二椅”式样的想象层次和梦幻展现,彰显了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的美好实践。

赣剧是一个多声腔的古老剧种,汇集了著名的弋阳腔、青阳腔,并融合了昆腔与乱弹等,在中国传统戏曲发展史上有着鲜明的代表性,被誉为中国戏剧的“活化石”。青春版赣剧《红楼梦》的惊艳亮相,让我们看到了这一古老剧种的现代光芒和美学力量,看到了新面貌、新探索的青春风采和蓬勃生机。这一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在新时代如何振兴、发展、进行人才传承,也引发业界许多深入的思考。弱化了叙事情节之后怎样加强舞台形象塑造,积累了演出实践经验之后怎样进一步打磨提高,舞蹈强化之后如何深入开掘角色的内心世界,舞美装置怎样在市场演出中进行简化和便捷化……在叫好和祝福的同时,青春版赣剧《红楼梦》同样也留下一些值得深入研究的新课题。

编辑:杜丽丽